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越隐/师徒梗】山头明月来(二)

嘤梗写到一半,先卡一卡好啦~

还有好多脑洞想写啊,各种水仙,比如隐尘隐【这对的攻受我参不透啊

刚才在

填坑对我来说果然是件漫长的事情,这一章也是一点点慢慢写的,笔力有限大概读起来不会太连贯?

不过刚才在b站看到一个炒鸡赞的越隐mv《瞳焉》(时长良心管饱有甜有虐)安利给看文的小伙伴们(๑•ั็ω•็ั๑)

(二)

丁隐在蜀山的生活,除了住处被安置于后山,与陵越只相隔一方院落。其他修行习剑均与众弟子无异。

天墉城弟子对丁隐知之甚少,只是见了那日蜀山掌门带他上山,知他是蜀山中人,却不知如何又拜入天墉城。起初对他的来路还众说纷纭,更是把丁隐的剑术造诣传得神乎其神,后来见他与寻常弟子相差无...

6 20

【越隐/师徒梗】山头明月来(一)

山头明月来

(一)

陵越第一次见丁隐,他只温和顺从地跟在诸葛驭我身后,一言不发,认同事不关己,竟让9陵越无法将他与祸乱苍生的血魔联想到一起。

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诸葛驭我才放心将赤魂石存放在丁隐的胸膛里。

一个对所有人都趋之若鹜求之不得的神器也不为所动的人,他的心必然是最为淡然自若,所谓天然容器,大抵就是此意。

然丁隐固然是无欲无求,赤魂石却自带魔性,稍一牵动便非丁隐自身所能控制。何况世间贪婪之人实在太多,魔宗屡屡来犯,有上官警我这个曾经的蜀山弟子为首,令蜀山防不胜防,已生起几番风波。

故而诸葛驭我想到了天墉城,此处本是天下清气汇集之所,对于压制赤魂石魔性可谓大有助益。再者天墉城...

8 29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