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关于血魔大大的设定

cut都止不住吐槽的心


围攻血魔那一段,一群人站一排balabala义正言辞说教


问题是你们要对付丁隐就对付他一个就好啦,弄了个开启就没办法停止的阵法把众弟子一块困在里面,拿所有人的命来赌博的不是你们吗?!!!


且不论你们之前是怎么杀人不眨眼丧尽天良丧心病狂,现在既然在洗白就敬业一点好吧!


完了继续甩锅强行挽尊


“丁隐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不要再伤害无辜的人啦!”


配上不忍直视悲天悯人的正直+苦逼脸


——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血魔大大是带着丁隐死前最后的执念和赤魂石本身的魔性一起出现的,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报仇,终极目标是大...

22 26

2016年的第二天

隐隐上线前十五天

饱饱今年也要变更好啊。

想更多次地看到舞台上动如脱兔的你,或者是安静地唱一首情歌的你。

每一眼都让我更爱你。

电视剧,电影,新歌,专辑,演唱会。

所有的付出,应得的荣誉,今年都会收获。

我们一起去期待。

4

云起兮,水依依,

似璧兮,如卿仪,

疑是仙山云游子,

懵懂落尘世。


——《祸国》

9

【高湛x丁隐】行香子(下篇)

爆了字数依然没有写到结局看来得留到明年了_(:_」∠)_

感恩所有喜欢和推荐的小伙伴们,给予冷cp坑底的我温暖love you all!

行香子

下篇

听说高演来过,高湛猜测是娄氏将要有所动作,本想让丁隐留心着些,哪知他听了,反而每天抱着剑蹲高湛书房外等他。

没几天,长公主回都城,在府中摆上家宴。高湛是想拉着丁隐一起去见见这个对他关爱有加的皇姐,但是转念一想,娄氏那边的人必然也要去凑这个热闹,未免节外生枝,只是嘱咐丁隐待在府上等他回来,自己孤身去了。

反正来日方长,要见也不急于一时。

丁隐安不下心,练剑也没了兴致,索性往树下一坐沉默着擦起了剑。

初试霜衣的黄叶经秋风撩拨,晃悠悠...

18 15

【高湛x丁隐】行香子(中篇)

始料未及...原本的上下篇写成了上中下篇,再加上前篇与番外,只好慢慢填了

大腿肉还是得一刀一刀割:)

行香子2

中篇

之所以答应与高湛结伴而行,一来是投缘,一来是丁隐实在放不下心。

这人看起来一身正气,相处起来也是和善,偏偏是命格不好,惹上巴不得置他于死地的仇家。怪不得当初临别时孙少凡反复叮嘱自己小心谨慎。果真是江湖险恶,一着不慎,身死人手也未可知。

正像此时的高湛,又是挂彩又是落水,实在狼狈。即使只是念在这人曾帮过自己,丁隐就狠不下心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儿。

这样想着的丁隐却忘了自己还是个身无分文的人,天大地大,钱袋空空却是寸步难行。

“对了,”丁隐拍拍脑袋像是忽地想起来什么,从...

14

【高湛x丁隐】行香子(上篇)

不会长,大概再只有一篇下,和一篇番外

有凡隐水仙[孙少凡x丁隐],主高湛x丁隐,双箭头

狗血慎入

行香子

上篇

阳春三月,桃李临风艳。

其时天光大盛,鸟雀呼迎,人间正繁浩。

其间最为勤奋的是生意人,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彻遍街头巷尾,促就一条长街乃至整个镇子的繁华富庶。

丁隐穿梭在摊贩忙碌的身影间,杏衣风流,背负一把古朴的断剑,四处打量不紧不慢,既是悠闲又仿佛对一切都陌生的很,神情中尽是好奇懵懂。

方行不远,不知却从何处冒出来个妇人,披麻戴孝,容色憔悴。拉着丁隐的衣角便凄凄然哭了起来,这一哭便吸引了一群围观的人一下子围出一小片空地,正将丁隐和那妇人围在中央。

不待丁隐开口,那妇人...

5 29

啊啊啊啊丁隐终于吐血了!

下去跑圈( •̀∀•́ )

5

纵梦里  还藏着那句来不及说的话


也不过  问句“是耶非耶”啊


《旅途·故乡》

23

看得心累不吐不快

说到底女主洗白还是不能忍,上一季结尾还理直气壮地“他们都该死”委屈控诉男主不信她不重她不敬她不爱她,这一季就幡然悔悟狂刷好感度


虽然两钱银子的梗略萌【所以其实女主人设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啊敢爱敢恨和男主一起虐狗携手走天下多好啊前期是为了狗血而狗血故意写崩么编剧差评


女二默默守护人设崩了有点烦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是丁隐真爱一个大写的单身的丁隐摆眼前不上那还是人么


不过可不可以不要来个人就“多好的妹子啊你怎么就不珍惜啊balabala”这特么能怪男主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男主态度一直很坚决的好么还是编剧差评


男主就是个隐忍的性子,又闷,有什么委屈能不说就不说,无牵无挂也没有记忆虽然...

10 15

【越隐/师徒梗】山头明月来(一)

山头明月来

(一)

陵越第一次见丁隐,他只温和顺从地跟在诸葛驭我身后,一言不发,认同事不关己,竟让9陵越无法将他与祸乱苍生的血魔联想到一起。

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诸葛驭我才放心将赤魂石存放在丁隐的胸膛里。

一个对所有人都趋之若鹜求之不得的神器也不为所动的人,他的心必然是最为淡然自若,所谓天然容器,大抵就是此意。

然丁隐固然是无欲无求,赤魂石却自带魔性,稍一牵动便非丁隐自身所能控制。何况世间贪婪之人实在太多,魔宗屡屡来犯,有上官警我这个曾经的蜀山弟子为首,令蜀山防不胜防,已生起几番风波。

故而诸葛驭我想到了天墉城,此处本是天下清气汇集之所,对于压制赤魂石魔性可谓大有助益。再者天墉城...

8 29
 
1 / 2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