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孙少凡x丁隐】行香子·前篇·其四

越写越短了...大概也很快就要完结了


经过那一夜,赤魂石为丁隐已经付出了所有力量,散去几乎所有元神,唯剩下最初的那一个,也就是被蜀山中人称作是善良的元神。


其实一颗石头又有什么善恶之分呢?哪怕是人,也常在善恶中挣扎徘徊,说到底,还不如一颗石头,至少它足够顽固,不存在游弋不定,认定一条路就一定走到黑,至死方休。


赤魂石陷入沉睡,丁隐也堕入漫长的沉睡。


漫长的沉睡好像是一场很漫长的梦。孙少凡也陪他一起活在梦里,打坐总是静不下心来,有时候想着一些往事就入了神,一坐就是大半日。


这场梦终于清醒,也是在一个破晓。


丁隐在梦里穿过了无边的黑暗,越往前,越有一阵夹着飞雪...

21 14

【孙少凡x丁隐】行香子·前篇·其三

这一章有赤隐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不过总算下一章可以甜了,现在只想写甜甜甜的东西,想到霆霆就虐不起来

其实每一章的回忆也都是糖啦,反正联系之前发的正文就知道

——所有的糖,都!有!毒!

最后再说一句,希望我霆霆好好休息,赶紧好起来(。•́︿•̀。)

----

正是入夜时候,紧闭的窗子不时发出几声响动,漏进来几丝寒风吹得灯火摇动不止,像是与赤魂石的明灭红光遥相呼应似的。

孙少凡知道这是耽误不得了,赤魂石不知能坚持多久。所幸这些年游山玩水间依然勤加修行,功力不仅未退,反而更进。

赤魂石是凶物,只有六星之子能与其安然共处。趁此时赤魂石力量衰微近竭,孙少凡尝试着让真气缓缓注入,不想依然...

11

【孙少凡x丁隐】行香子·前篇·其二

孙少凡隐居之地正是当年碧隐山麓下,卧云村旧地附近。

山水皆宜,远离尘嚣,本就是归隐的好去处,何况又是故人故乡,意义也就非同寻常。

江湖路走了一遭,因缘际会多番参悟之后,他终于回来。


尽管从小张——据说是当初被丁隐救下的汉子,而那已经是孙少凡告辞离去之后许久的事了——口中听说了卧云村被屠尽的惨象,然真正重回旧地时,还是被满目疮痍之景所惊。


恰是暮春,肆意生长的荒草高高低低地分割着荒废的野地,沿着纵横蜿蜒的路径,如同是迂回的碧水河静静流淌,掩盖了曾经的足迹,也掩盖了一朝的血流成河。


被烧成黑炭的房舍的残骸依然被埋藏在这生机之中,静静地呈现出死去多时的荒凉静默。


孙少凡自废墟...

12

【孙少凡x丁隐】行香子·前篇·其一

结尾拖欠了很久还有人看么喂【抱头】,然而我还是先把早应该写完而现在还在慢慢码的前篇写完吧

既然是前篇,时间点是在湛隐那篇之前的,有一些湛隐篇里没有的解释(所以先写完这个再接着写结尾,当然不保证期间会摸鱼,以及我还有个重生的赤隐坑要开啊)

设定丁隐死在和公孙的决战,某反派阴风谷一战已经死翘翘,妹子们不会出现名字就酱我真的是一点私心都没有噢(๑•ั็ω•็ั๑)

好了不啰嗦,以下正文

风很冷,很烈,扯出一天一地的雪,抽离了尘世间所有的色彩,剩下枯槁、剩下肃杀。

丁隐觉得眉心、脸颊甚至手心都是凉的,那凉意融去后又钻入骨髓。连胸口沽沽涌出的血都像是掺了冰渣般冰冷,很快流失殆尽。

在意识和生...

4 28

记一下cp

除了越隐,湛隐,凡隐,过隐的坑要填之外,再记几个


1°血魔x长老  


日天日地毁天灭地组,嗨个够


2°赤魂石x丁隐


这个必须HE

16 7

【双佛爷】片段

设定是刚从集中营逃出来的小佛爷

和军阀时期的大佛爷的见面

本来想写个片段,结果越写越扯,跑偏到天上去了

少年的眼神如鹰隼锐利,与他这身斯斯文文的学生打扮相衬尤其突兀——然而在这样的年代里又有什么是真正值得惊异的呢?

本该在草长莺飞的光景里扯着纸鸢呼朋引伴散学归来的孩子,孤零零地坐在野火烧尽的田埂上哭泣,日落时停下纺织的活儿在家门口伸长颈子张望的妇女睁大惊恐而无助的眼睛看着刺刀穿透自己的皮肉,面朝黄土背向青天的男人黝黑的胸膛沽沽得冒出鲜血,混着来不及滚落的汗珠渗入沙土缝隙之中。

本该团聚的在战火中流离和失散,本该安乐的被无端的入侵惊扰,千百年来休养生息的土地流窜着无边的压抑和不安,以及...

13

【越隐/师徒梗】山头明月来(二)

嘤梗写到一半,先卡一卡好啦~

还有好多脑洞想写啊,各种水仙,比如隐尘隐【这对的攻受我参不透啊

刚才在

填坑对我来说果然是件漫长的事情,这一章也是一点点慢慢写的,笔力有限大概读起来不会太连贯?

不过刚才在b站看到一个炒鸡赞的越隐mv《瞳焉》(时长良心管饱有甜有虐)安利给看文的小伙伴们(๑•ั็ω•็ั๑)

(二)

丁隐在蜀山的生活,除了住处被安置于后山,与陵越只相隔一方院落。其他修行习剑均与众弟子无异。

天墉城弟子对丁隐知之甚少,只是见了那日蜀山掌门带他上山,知他是蜀山中人,却不知如何又拜入天墉城。起初对他的来路还众说纷纭,更是把丁隐的剑术造诣传得神乎其神,后来见他与寻常弟子相差无...

6 20

【越隐/师徒梗】山头明月来(一)

山头明月来

(一)

陵越第一次见丁隐,他只温和顺从地跟在诸葛驭我身后,一言不发,认同事不关己,竟让9陵越无法将他与祸乱苍生的血魔联想到一起。

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诸葛驭我才放心将赤魂石存放在丁隐的胸膛里。

一个对所有人都趋之若鹜求之不得的神器也不为所动的人,他的心必然是最为淡然自若,所谓天然容器,大抵就是此意。

然丁隐固然是无欲无求,赤魂石却自带魔性,稍一牵动便非丁隐自身所能控制。何况世间贪婪之人实在太多,魔宗屡屡来犯,有上官警我这个曾经的蜀山弟子为首,令蜀山防不胜防,已生起几番风波。

故而诸葛驭我想到了天墉城,此处本是天下清气汇集之所,对于压制赤魂石魔性可谓大有助益。再者天墉城...

8 29

列一个计划

all隐大法好

【孙少凡x丁隐·从我栖】短篇,走时间线,原剧向,清水暧昧向

【杨过x丁隐·青山招不来】虐虐虐,中篇,走剧情

【安逸尘x丁隐x安逸尘】原剧女主置换

【越隐】师徒设定好想写但是我没有梗so sad

【越隐+倾尘】最恶俗的前世今生设定,排着吧。还是想虐虐虐虐身虐心(๑•ั็ω•็ั๑)

2 5

一个时空错乱的脑洞

从小被灌输复仇思想各种虐虐虐但依然美丽又善良战力高又会医术的尘尘

记忆里只有尘尘的脸痴情专一会写情书高双商战力开挂的少侠隐隐

都是一个大写的护短

剧情大致沿原剧官配cp线

无可救药地相爱之后克服各种阻碍在一起可以为对方牺牲一切

一切虐虐虐身心双虐,但是从头到尾都是粗粗的双双箭头

↑然并卵我不会写有没有大大收了它

坐在坑底等投喂

8
 
1 / 2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