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全职/叶黄】星曜(第五章)

现代除妖师背景

竹马竹马,私设如山

和 @瓷碗 的联文

又想谈恋爱,又想走剧情,于是这篇是过渡

前文戳文末tag就好




第五章


拍卖会为期一周。在此期间不均匀地分布着三次左右的拍卖会,档次逐次递增,其余时间则是用以交流或是交际的时间,酒会晚宴自然都不会少。内行忙于交流,附庸风雅者忙于交际。这总结大概并不是很妥帖,事实上却少有例外。

第一天是一场小型的拍卖会,目的是为之后的活动准备和预热,亮相的拍卖品多以一些珍贵的仿品或是年份不算太久远的古董,虽然也不乏有珍品,但绝不会太多,奇品就更没可能提早曝光了。

真正的珍奇通通都要留到第三天的展示会上,那时受邀者才能一饱眼福,而这些珍奇的拍卖则要等到最后一天的拍卖会才会开始。倘若主办方有心,介时还会安排更惊艳的宝贝作为镇会之宝亮相,当然,为了噱头,主办方必然会提前放出风声,透露些许信息,再就其珍贵度做足文章,既为这一年一度的拍卖会赚足话题,其实也是令这珍品的身价再翻上几翻。

譬如今年就有这么一件,和往年一样,作为镇会之宝在最后的拍卖会上压轴展出并拍卖。但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的镇会之宝却神秘得很,主办方至今也未曾透露出半分与其相关的内容。只知道其提供者是作为本次主办方的合作者的一位圈内资深专家,名叫徐风冠,现某大学挂名教授,此人从事鉴宝方面工作多年,颇有声望。

无论如何,如此重量级的珍品居然是由私人提供,这本身也足够引人注目了。而这位徐教授也相当配合,极度高调。

“大家只需要期待就好了,我相信它绝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失望。”徐风冠接受采访时这样回应,而他脸上至始至终未曾褪去的高深莫测的微笑,则彰显着他对自己眼光的自信。

这件神秘万分的镇会之宝究竟是什么呢?媒体们没有挖出任何消息,但“没有消息”本身就够让人心痒了。毕竟这是古玩界每年最权威也最受关注的盛会,没有人能在这样的场合开玩笑。

信口雌黄?那么无论是什么身份,专家也好,教授也好,无非只有一个下场——身败名裂。

于是媒体也纷纷放心大胆地打出各种震惊的标题,不惜把有关神秘展品的话题炒到最热,毫无疑问这是本次拍卖会最大的亮点。当最大的亮点大放光彩的时候,其余的小亮点,甚至是在往年本应是稍显黯淡的部分,也借此光芒获得了不少关注。

倘若是往年的拍卖会第一天,总是提前到来的媒体比受邀者更多,更多的受邀者——尤其是身份尊贵者——多是在第三、四日才姗姗来迟,即便是有早到者,也鲜有直接落座会场的,而是先在主办方安排的酒店稍事休息。而今次兴许是获益于暴涨的关注度,不仅大小媒体在外围得水泄不通,连受邀者都比往年多了不少。

得亏负责人依然镇定自若,把工作人员安排得井然有序,负责展品的去后场准备,其余人通通在前撑场,招待受邀者的招待受邀者,应付媒体的应付媒体。当然受邀者也不乏有来头的记者,这样的人也还是需要客客气气引入会场,只是那些没有邀请函在手的,不好意思,只能在大门口挤着了。

等到迎宾告一段落,再一放眼,会场几乎是座无虚席了。这对于首日拍卖会来说,显然是难得的“厚待”了。尽管D馆本就不是大型的场地,但这一点此时完全可以忽略掉了。

负责人忙碌中也不乏对自己逢当大任的窃喜,看着人头攒动的展览馆露出欣慰的神情。然而下一秒,却又复杂了起来。不为别的,只因为他看到了两个人,两个清闲得已经和现场气氛截然处于两个世界的人。这两个人正是自己方才嘱托过的荣耀联盟的两位大神,叶修和黄少天。

两位大神十分低调地坐在嘉宾席最末一排相邻的位置,一齐揣着手机打游戏打得不亦乐乎。看起来似乎还是联机PK,时不时就可以听到互相不屑或者不满的对话。

这位负责人虽然凭借其身份还难以真正接触到荣耀联盟,但毕竟在古玩界混,对这个组织总是有耳闻的,尤其是对其中翘楚,多少关于联盟的传闻都是以这些大神为主角的呀?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起初听说来的是这两位,他是十二万分的放心。

黄少天抬头冲他笑了笑,叶修也送来一眼,算作是招呼了。但相同的是两人目光中并无惊讶的神色,似乎早就发现了他探视的目光,只是……似乎是刚结束了一局才有时间抬头跟他打个招呼。

叶修和黄少天对古董兴趣是不大的,会场的工作也与他们无关。联盟派人过来,本就是防患于未然的意味更大。毕竟他们是除妖的,又不是看风水的,有妖作乱才要他们上阵,倘若安平无事,那就相当于是来度个假,清清静静。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此时的叶修和黄少天倒确实是现场最清闲的人了。

当然这是理直气壮的清闲,与“懈怠”无关。黄少天不是第一次干这活,遑论叶修,诸多事宜各自心中有数,不需要人过多的指教和提醒,与“顶级”之名相匹配的是绝对高度的职业素养。何况除妖师的敏锐早就刻在骨子里了,不需要刻意警醒也绝不会出纰漏。

不管怎么样,安平无事总是好的,总不能期待着出点什么小问题大麻烦的吧?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负责人显然也是想通了这一点,于是也不打算搅扰这两尊稍微有那么一点吵吵嚷嚷的大神。继续转身忙自己的去了。

这边叶黄两人也没一直打下去,负责人走开没多久,黄少天看了眼时间,退出了游戏,起身往后场区走去。与此同时,留在原位的叶修好整以暇地抬了抬眼,有些倦怠的目光将全场收入眼底,而属于除妖师的感知始终犹如无数无限伸展出去的触手,铺满整个展馆绰绰有余。

此时距离拍卖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台上已经有人准备将嘉宾们的注意力收拢,而后场区工作人员在对拍卖品进行最后一次检查。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黄少天在后场区巡视了一圈,然后停在了门口,每一件送上台的拍卖品都从他面前经过,并且在他视线范围内被送到D馆。然后就是叶修的视线范围内了。这样的配合甚至说不上默契,但却得心应手。

诚然,黄少天和叶修的搭档,也算是联盟的顶级配置了,对付眼前这种场合,理论上,其实是挺奢侈的了。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毕竟现在联盟内部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阵势。虽然他这段时间忙着出外勤,但这不意味着他和蓝雨就断了联系,何况,他好歹还是蓝雨分部的二把手,对蓝雨甚至联盟内部情况的了解不可以不深。

联盟这一年来似乎都在酝酿着什么,具体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各个分部都在从可以看见的一些动作来猜测。蓝雨自然不乏这样的敏锐性,但也只是略微有些头绪而已。直到去年一次由他亲自参与的任务失败,本应轻易被收服的小妖却挣出封印逃脱。这不能不说是异常,内部几经研究,除了确定这小妖名为当康别无所获。

去年年末,他回了一趟老家,从他那个传统到有些封闭的家族里带出来了一件法器。与其说一件,不如说是半件更为妥帖。

这法器算是他们黄家的传家之宝,是一份《山海经》残卷,无论是其古老还是灵力都颇为珍稀。只不过很多年以前,不知道传到第几代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残卷一分为二,只剩下一半留在家主手中,继续代代相传,另一半则彻底遗失。而之后历代家主也都努力过想把另外半份残卷给找回来,但都失败,最后这也成了世代传承的一个夙愿。

当然,自黄少天投身联盟,和家族联系就实在不太密切了,如今把这残卷拿出来,也并不是为了解决什么夙愿不夙愿的,无非是受当康这名字的启发,想来试一试残卷的作用,既然是法器,哪有放着生灰的道理。

果不其然,这一试就试出了玄妙之处,成功了封印了当康,而后才有了千里追灌灌的事。也正是这件事启发了黄少天,提醒了他寻找另外半份残卷的重要性,可不仅仅只是为了什么“夙愿”,即便是为了法器的作用,也应当找出另外半份残卷才对。

于是出于顺藤摸瓜的目的,在杭州多留了一段时间,想要找出一些关于残卷的消息,起初并无收获,黄少天几乎准备都回蓝雨了。但之后夫诸的出现看似是印证了这个思路的正确,实际上却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进展。

不管是残卷的消息也好,亦或是残卷和这些妖物的联系,甚至是突然出现的这些妖物,其井喷之势实在令人有些愕然。至于联盟的内部的变化是否与此有关,这就更不好说了。

蓝雨现在所能做的,也只是与往常别无二致,其余,就走一步看一步。而其他分部也大多是采取了同样的态度。

那叶修呢?他知道的肯定也不会少吧。

大概是来自发小情谊的习惯,黄少天情不自禁地也想到了叶修。

不过也就想想而已,他们两个固然是发小没错,但是一个在广州一个在杭州,大多数时候的工作内容是八杆子打不着的,自然提不上交流工作什么的。像现在这样的合作关系,实在是难得一见。

不过也就仅此一次了,按照黄少天的预期想法,结束了这一次合作,就还是回广州。

既然掌握不到主动性,不如以不变应万变。

TBC

评论(4)
热度(58)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