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全职/叶黄】入髓(下)

甜虐甜,HE

失忆梗,架空paro

时间线混乱,私设如山,ooc都怪我!

烂尾预警,越写越崩,差一点BE,还好坚持住了HE立场!520怎么能虐呢?!

嗯双更祝520快乐啦~!【好吧其实是补昨天的更新...


**********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末,南方气温已由凉转冷,预备入冬。而北方早已经进入漫长得有些过分的冬天,开始在冗长寒冷的日子里踽踽独行。

叶秋来的有点突兀,一声招呼都没打,直接就过来了。叶修像平日正准备下班回家,打开门就看见叶秋站在工作室门外,脸色不太好看,第一句话就是要带他这个浪子哥哥回家。语气有种不容拒绝的硬气。这还是叶秋第一次和他这样说话,叶修登时就知道不好了。

确实是不好了。自家老头子这些年年岁渐长,随着年纪而来的疾病终于是没躲过。这一趟回家叶修自然不可能不去,但还是坚持回家先和黄少天道个别,第二天早上再走不迟。

叶秋吃惊于他和黄少天的关系,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个哥哥的事情他向来管不了多少,沉思了半晌,进门前,叶秋还是开口道:“先别和老头说。”

“迟早的事,什么时候说都一样。”

“……能迟一天就迟一天吧。”

“我不想让他等。”

叶修把叶秋带回家的时候,黄少天也吓了一跳。他和家里撕破脸跑出来之前,该讲的不该讲的,关于理想,关于爱情,全都坦白,也死不松口,不留一点转圜余地。但叶修还没来得及和家里摊牌,他紧张也是正常的,毕竟这种事情哪个家庭都不会支持,退一万步,哪怕叶秋不介意,叶修的父母也不可能开明至此。他血气方刚,因此锐利得无所畏惧,但他未必就愿意叶修和他一样,晚一天曝光和对于他们来说都多一步喘息的余地。

叶修却不会这么想。他在叶秋前面进了屋,第一件事就是拉住了黄少天的手,十指相扣。

“别怕。”他轻声说。

叶修把叶秋打发去客房,黄少天在三人场合始终觉得不自在,索性回了卧室给他清点行李。换洗衣物,保暖外套一一清出来。

想了想十一月的B市,黄少天又特意从柜子里把自己前些日子新置备的厚羽绒服一起塞进行李箱。

叶修刚进卧室就看见他塞棉衣这一幕,哑然失笑,目光却不失柔情。“别忘了我可是地地道道的B市人,可比你能捱冻。”

“谁要你捱冻啊,而且B市跟h市怎么比啊,你一B市人还不知道?故意诓我呢?”说着说着压低了声音,“更何况,你这趟回去指不定要待多久,不回来了也说不定嘞——诶你要真不回来了记得把这衣服给我邮回来啊,我冬天就靠这个过了。”

叶修笑了笑,“还没走就舍不得了?还是说,少天一个人在家害怕?”

“滚滚滚,你一走我就去住宿舍,谁想你啊,我说你干脆别回……唔”

来不及感受倏地扑近的烟草味,他先陡然睁大了眼睛,随即在对方漆黑的眼里看见了近在咫尺的自己。直至赧然才阖上眼专心享受来自恋人唇瓣的温度和柔软,交换了温存,易遍缱绻,忘记吐息,交出感知,沉溺于短暂缺氧滋味。

结束了这个绵长的吻,叶修顺势揽过了身前人的肩头,低声在他耳边低语。

“离别吻。等我回来。”

事实上叶修向来的倔强更胜他家长辈一筹,摊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冷战叶修也不落下风。

年关将至的时候,自家老头子终于率先打破了父子间的沉默。

“今年等过完年再走。”

年过半百的老人依然保持着他年轻时的强硬,他没有说这个儿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也不肯慈祥地关怀,却以强势的态度结束了这一场父子间无硝烟的战争。

“好。”叶修说。

隔年元月的H市给予叶修的是五年孤独空白的伊始。黄少天没有在这里等他,也可能是没有等到他回来,这点叶修已不得而知,总之他回来时他们的家中空无一人,学校里也只能收到黄少天已经退学的答复。

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叶修还是人生头一遭,这也掐灭了他大半的热情。使浪子收起行囊踏上归途。


《雪蝉》开机之后,小成本片前期宣传几乎为零,魏琛也要求拍摄环境尽可能纯粹。这正合叶修心意,各种意义上。

为期两个月的拍摄时间线混乱,这些日子他就都在情侣日常和分手日常中切换,然而下戏时却全然是浸在仿佛热恋的氛围之中,和黄少天熟络得不行。叶修自认为天生擅长于和黄少天打交道——又何况数年前曾得朝夕特训呢?

这些天叶修也没少旁敲侧击,甚至在魏琛这里打听有关黄少天的事情,而后者看着这两人日益合拍,除了痛心疾首别无他想。

又一次看见两个人坐一块吃盒饭的时候,魏琛也端着饭盒挤到了两人中间。叶修睨视,黄少天也毫不掩饰嫌弃之色。

魏琛大怒:“干嘛呢,吃个盒饭都不行。”

“魏老大你去那边坐啊,你看你看那个化妆师小姐姐多好看,人家一个人呢,那是你喜欢的类型吧,嘿嘿我可是一直留意着呢不用客气啊。”黄少天筷子一指,伸长了手臂也不妨碍胳膊肘往外拐。

魏琛无语,终于放弃掺和。就让这两个家伙抱团互相祸害去吧。魏琛走之前这样自暴自弃地想。

“你一直都这么对你师父的?”叶修这些日子也见识了这两人的相处方式,一个为老不尊,一个没大没小,倒常常让旁观者看个乐呵。

“对啊,魏老大一直这样,也没个正经。”看见魏琛走远了,黄少天才接着话头腹诽。

“你们认识很久了?”

“也没有,上个月才见第一回,还是我回国前,朋友介绍的,说是很有声望很有才华的前辈,那时候我居然还真信了,啧啧啧没想到是这个样子。”

听到一半叶修就很给面子地笑出了声,然后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又问道:“你今年才回国?”

黄少天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点点头解释道:“本来是在国内念的书,后来出了些意外,退学休养了一年,后来就直接出了国。”

“意外?”叶修心头骤然一恸,难免表露于声色。

“小意外啦,没什么事,就是从前很多事情不记得了。”黄少天摆摆手,满不在乎的样子,又低头开吃,塞得腮帮鼓鼓的,仓鼠一般,可爱难言。

叶修却突然失了胃口。

只言片语拼凑起整体,潜伏于深水之下的岛屿终于被描摹出了完整形状。他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唯独一个念头清晰,错过的这些年,他都要追回来。然而另一个想法又飞快地浮现出来,他真的要让这个人为自己疯狂第二次吗?

假若如他所猜测的那样,在他回家的那段时间,黄少天出了意外,自然是由家人先收到了他的消息,而后的诸多安排也必然是家人刻意让他避开叶修,就是想要极力掩饰掉那一段在他们眼里近乎荒谬的感情,为此黄少天的父母甚至松口让他继续学感兴趣的专业。

现在,黄少天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活。那么,他还要让从前的事再重新上演一次吗?

叶修固然倔强得很,却不是如他父亲一样霸道强硬的人。于是当他身处眼下情形,便不出意外地迟疑了。

叶修的迟疑反应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对黄少天有意的冷落,其实说冷落也算不上,只是停下了有意的搭讪,退回到普通同事的界线之内。黄少天这些日子和叶修处得不错,又演惯了情侣,叶修的作为在他眼里就显得十分突兀了。

黄少天第一反应是,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叶修了。于是认真反思了前日的所作所为,翻来覆去地想,最后也只想起来一桩——那天早上他倒是抢过叶修买来作早饭的小笼包。

难道是因为自己抢了他的包子然后就生气了?叶修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吧,再说之前不也经常是这样?再往前叶修还抢过他的夜宵,这有什么,自己也没怎么样啊。

黄少天郁闷极了。饶是敏锐如他,也想不出叶修纠结的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正郁闷着,那边又继续叫着开拍。

上午拍的是单人部分,现在这一出又是情侣戏码,又由于各种原因频频NG,加上各个机位拍摄,于是一整个下午黄少天都是靠在叶修怀里度过的。

真尴尬。黄少天这样想了一句,然后又摒弃杂念,一面回想着台词,一面再次让自己进入角色。

镜头前,他微微抬头,正对上叶修眼中百般柔情蜜意,然而那柔情又是自持的,将露未露,既温暖,又内敛。

黄少天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叶修这家伙,该不会是喜欢自己吧。

“黄少天你小子傻笑什么?”魏琛的吼声猛地让黄少天从走神状态里惊醒,忙不迭道歉,“我错了我错了,不好意思,再来一遍,最后一遍!”

拍完最后一条,黄少天飞快地从叶修身上跳下来,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开玩笑,傻笑成那样还不跑?还不够尴尬?也不知道叶修会怎么想自己,看着自己暗恋的人对着自己傻笑,岂不是要美滋滋?天晓得自己根本就没那个意思。

虽然叶修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黄少天还是翻了个白眼。

不过,既然这样,应该就不会再躲着自己了吧。

但既然这家伙烦得要死,为什么自己又要希望这个人不要躲着自己呢?

为什么那张脸明明天天都要盯着看,一看就是几个小时,那双眼睛里的温柔情意更是早已看惯,却突然心生悸动?明明那都是戏里的他,而不是真正的他。

等等,悸动?后知后觉地,黄少天终于感觉到脸颊明显升高的温度,伴随着胸腔里呼之欲出的情愫。

该死的,他感觉到自己内心却并不抗拒,反而好似清风入怀,怡然得好似旧友来归。他大抵也陷入纠结了。黄少天绝望地想。

两个人一齐心怀叵测,氛围就变得诡异了起来。偏生这出戏越是演绎,越像是把自己引入故事,让自己借这出戏重新过活一般。

继而聚散,悲喜,靠近与远离,统统都染上不一样的色彩。众目睽睽之下,很多时候仍不自觉忘记了身处戏中,这也是跟循身体的本能,跟随某种神秘的指引。

于是在这为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里,每一场戏都成为助燃剂,每一句台词都将不能宣之于口黄少天内容诉诸人前。魏琛曾煞有介事地告诫过他,戏里戏外,不要迷失了。但越是留意,反而越是在意,最终放纵自己于患得患失之海,甘作无所寄托之舟。

上一幕叶修流露沧桑中固守之温情,望他的眼。下一幕他们则面对面争吵谁也不肯罢休,像恨极了又疲惫极了。一日下来,仿佛用尽了一生的力气去爱去恨,然而末了互道晚安各自离开,又如一切都未曾发生过。

不正是一切都未曾发生过吗?

两个月说长不长,什么也发生不了,说短也不短,什么又都不可能仍和两个月一样。好巧不巧,最后一场杀青戏正是当初试镜的那场。

大抵是多了些温情的记忆与经验,比起试镜全然的互相抗拒,更侧重了几分对昔日感情的追忆与留恋。可惜追忆无用,留恋无用,深情无用。

黄少天看见叶修的眼神这样说,他自己的灵魂藏在角色已经毫无生气的躯壳里,留一双眼睛与自己交流。那双眼睛里仍有温度残存,却不是火焰,无力燃烧。

他感觉被人扼住了喉咙,将他视如生命的东西视同草芥。他忽然没有力气说台词,失望绝望全自周身满溢出来,收拢不住,只好落荒而逃,亲身作吹散草芥的那阵风。

最后一次,那人带着决绝步步走出镜头。

如同谢尽晓光,凋尽霜花,一百年被分割又分割,终于破碎于时空流离之中。

好似惊醒。骤然惊醒。

他骤然起身,去捕捉时空流离中遗失的一点花,去索爱人的一个拥抱。

叶修在众人视线之外见到熟悉背影,倚靠在墙边,听见他没有刻意掩饰脚步声也一动不动。直至被拥入怀。

是戏剧中感知无数次的温度,再熟稔不过,此外牵扯不出分毫多余记忆,身体本能却自然接纳。

叶修在他耳边轻笑出声,心里那些充满了遗憾的空缺都一一被填满,像被温水蜜酿寸寸灌满。除却眼前,一切都是无关紧要,前尘何妨?

未曾失而复得过,何以知命定?

交换温度,交换气息,交换柔情。终于说出关键字句。

“我爱你。”

“我恰好也是。”

END

评论(4)
热度(84)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