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全职/叶黄】星曜(第三章)

现代除妖师背景,私设如山

 和@瓷碗 的联文,前文戳文名tag

一发过渡章



第三章

自从上次打脸之后,黄少天开始认真地关注起本市新闻,并且尽可能控制了吐槽欲。

不过也不知道是老天故意和他作对还是怎么,他真留心起来,反而成日是些“部分市民乱穿马路”、“市民x先生丢失爱犬”诸如此类无关痛痒的琐事,看得黄少天觉得自己像极了退休在家的老大爷,只差每天早上揣着冰雨上公园晨练去了。

如此度过好长一段时间,说没有失望是假的,但毕竟他们这行当特殊,搞不好就是出人命的事情——比如上一回那尸体的惨状直到现在黄少天还经常在晚饭时啧啧感叹,顺便描述描述力求给叶修下饭——,总而言之,无聊归无聊,但安平无事终归是好的。

不过似乎安平无事的只有他们俩。

黄少天百无聊赖之中,偶尔拿起手机关心一下联盟友好发展讨论群,居然都是冷冷清清。每天只有黄少天不厌其烦地道“早上好”,叶总裁要到午休才有时间回一句“午安”,等晚上看完晚间新闻,黄少天又接着道“晚安”,如此往复。群聊俨然成了他俩的私聊,而且还显得他俩非常闲。

黄少天就纳闷了,连个出来打断他俩的人都没有,真是无趣。这就算了,更关键的是,似乎今年的古董拍卖会也不远了,古董拍卖会这种场合,老古董多,阴气也重,最容易出乱子,这种一年一度的大场合则更甚。而每年联盟都要派人去盯着,今年当然也不例外。

要命的是,这拍卖会每年的举办地都不是固定的,自然也没有固定的分部来负责,通常都是谁闲谁就被推上。没错,就是推上。出力不讨好的活没有谁乐意干,每年一临近拍卖会,各分部都会制造出“我们很忙”的假象力求逃过一劫。而如今其他人都在忙,而他和叶修……

想到这一茬,黄少天突然觉得平日里和谐友好的讨论群里简直步步危机处处心机,由衷地产生了把那一堆“问安”的消息全部撤回的冲动。

叫你话多!叫你话多!

不过这事想想就过,其他分部不说,至少蓝雨的情况他还是比较清楚的,就算他在h市出任务,g市的消息也会经常传到他耳中。所以联盟最近的不寻常,他也不是没有察觉,同理他这位总裁室友。

“诶老叶,你觉不觉得啊,最近大家好像都挺忙的。”

叶修刚往食盆里盛好了狗粮,撸着柯基的小黄毛头也不抬,像是控诉其真正主人放手不管的残忍行为。

“是啊,可不是谁都像你这么闲。”

“今晚吃泡面吧老叶我说真的。”黄少天难得进行了短小却强有力的反击,并且随手拆开一袋薯片,咔嘣脆地吃起来。

“啧。”叶修终于抬了抬眼皮,轻描淡写问,“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老叶你不是在嫌弃我赶我走吧!不是吧要不要这样啊,堂堂叶总难道养不起我吗?再说了,我走了你吃什么啊,泡面啊?那玩意儿能和我做的美味佳肴相提并论吗?”黄少天气急。

“停停停,吵死了。”叶修略头疼,无奈地又补充道,“我只是在关心你长期赋闲在家会不会导致业务水平下降。”

黄少天确实停下了,但这话他还是不爱听,于是就算回答也绝不肯好声好气,而是别过脸“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大人有大量才不计较,然后才说道:“本剑圣的本事大着呢,哪有那么容易退步啊?g市也好着呢,我总得把事干完再回去呀。”

再问就涉及蓝雨的机密了,叶修不好再追问,但这于他获取信息毫无妨碍,干脆换了个问题问。

“之前那两个小家伙,应该不只是偶然吧?”叶修这么说,固然是猜测,却也不乏依据——一只灌灌盯着他不放就算了,后来那只夫诸出现,若是出于隐蔽的目的,那么理论上那次突然袭击本应是不必要的,而后被他们追击到更是有些轻易了,不得不让叶修多想。

还有黄少天,这家伙虽然平时看着幼稚,但在联盟里还真不是个可以小觑的存在。从级别上看,他也是和叶修一样屹立于联盟巅峰的顶级除妖师,普通的小任务可请不动这尊大神,何况这尊大神现在还明确表示“任务没有完成”,而且短期内应该也难以完成了,可见人家绝不是为了区区一两只小妖就大老远跑过来。

之前说什么打白工搭把手的,其实都是些玩笑话。尽管他们的确有这样深厚的交情——当然,是缘分还是渊源就有待商榷了,不过公事公办的意义到底要大一些。

再明察秋毫一些,上次惊鸿一瞥的,那件封印法器,后来叶修也没有再见过。包括上次封印夫诸的时候,黄少天也只是祭出了简单的纸符。叶修隐约觉得关键就在这里,并且他已经在无限靠近真相了,只隔那么一层窗户纸,只需要一个确切的证据摆到眼前。

黄少天随手塞了块薯片入口,咬出脆响。

“是啊,我甚至有种预感,联盟正在经历的一切,大概都不会是偶然,只希望生活偶尔来点刺激就好了,万万不要是灾难。”

叶修正想说点什么,叶秋的电话却来了。联盟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当然不会漏看叶修那片刻间微乎其微暗了几分的脸色,当即很不给面子地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旷工又被抓了吧,每次看到你这样的表情我就觉得啊,人生的美妙就是如此了。”

叶修简单几句话就打发了叶秋,挂了电话,冷笑一声:“呵,哥可是认认真真打卡上班的,不知道是谁叫嚷着狗粮没有了一定让哥赶紧捎回来不然这东西就要饿死了的?”

说到“这东西”的时候,叶修伸出手戳了戳柯基脑袋,这猝不及防地出手显然用上了些除妖师的职业本能,小柯基正认真吃着,不设防被这么一戳,差一点哽到,哀叫几声。

正吃着薯片的真正主人心疼得不得了,当即控诉。

“老叶你轻点好不好,那也是条生命啊!”

“我懂我懂,还是很有灵气的那种。”不等黄少天控诉,其实叶修已经迅速给柯基呼噜毛,又接着有一搭没一搭地扯闲话,“不过,你的小灵兽怎么连个名字都没有啊?”

“养宠物就一定要取名字吗?又不是养小孩。”黄少天反唇相讥。

“……你似乎把养小孩看得太简单了。”叶修在心里啧啧两声,继续把腹诽说出口,“到底是没当过大哥哥的人,想当年……”

“得了吧,你当初除了欺负我们家的小精英们还干了什么?”显然听众丝毫不卖面子,并且对当年事颇有微词,尤其是眼前这家伙每次都用年龄压制他这个孩子王带领的“精英队”,最过分的一次利用“伏击战术”——呸,就是仗着会爬树——全歼精英队,直到现在,家族聚会里这事还经常被那些长辈拎出来津津乐道。

但另一位当事人心情就很好了。叶修谑笑着扔出会心一击:“少天小朋友,忘记当年叶修哥哥是怎么跟你讲故事的吗?”

果不其然,黄少天脸色瞬间变了,明显是非常不愿提起这段羞耻的往事。

倒不是别的,光是被叶修哄着入睡这事就能让黄少天很是呕血一把了,更不要说想起叶修“道貌岸然”地捧着故事书——噢对了,他们除妖世家的小孩听的睡前故事都跟寻常人不一样,可不是什么公主王子的童话时间,而是今古怪谈,精卫填海是启蒙故事,什么颛顼托鱼复生,什么重明鸟饮琼酿,那都是听得滚瓜烂熟信手拈来。而滚瓜烂熟信手拈来背后,就是叶修在无数个夜晚的谆谆讲解。

想想就一阵恶寒,这还不够尴尬吗?为什么这家伙还能洋洋得意地旧事重提?难道他觉得很享受?黄少天又是一阵恶寒,脸色铁青铁青,薯片都嚼不动了。

看到这一幕,叶修的某种恶趣味终于满意了,放开小柯基起身转进卧室,一边找着包和外套,一边对着客厅沙发上的黄少天喊话。

“你在家看新闻吧,我要出去一会儿,晚饭前回来,今晚不用做饭了,想吃什么我带回来吧。”

毕竟叶修早上去过一趟公司,只是回来后脱了外套,所以很快就衣着齐整地走出了卧室。

尽管这么多天以来,黄少天已经对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叶修习以为常,但仪表堂堂再加上“想吃什么我带回来”的双重冲击力,还是让黄少天狠狠地动感动了一把,然后含泪道:“怎么能这样麻烦你呢,我随便吃点就好了,比如那个什么叉烧包奶黄包虾饺烧麦凤爪糯米鸡……”

“都没有,谢谢。”不过该死的嘲讽还是一点不减——欠打和造型无关。

TBC

评论(11)
热度(63)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