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全职/叶黄】星曜(第一章)

现代除妖师背景

@瓷碗 的联文,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请多指教啦~

本章字数:9500+

报告组织,我已经尽力了,实在凑不起1w+了(つД`)

******


第一章




上午十点十分,天际明亮,日光已经笼罩了半座城市,倾泻于悬铃木新绿色的叶片上,流淌自罅隙与罅隙间的曲折逼仄轨迹,支离破碎。


处于亚热带的城市已然呈现出一片生机。只是温度尚不算暖和,因为倒春寒的缘故还有些微凉意从人衣领袖间钻入。


萧山机场的早高峰刚刚结束不久,这时候仍来来往往有人进出个不停,却不算太拥挤。此时多是独行的旅人大包小包径自武装着出入,大厅里一时除了行李箱拖动时滚轮发出的响声别无其他嘈杂,反而显出几分难得的安静。


相比之下轻装得过分的黑发少年走出机场,一手攥着还留在导航界面的手机,另一只手稍微拉高了连帽衫拉链,然后拦了辆出租车,流畅地报出一个地名。




C区某公寓。


时钟指示出十点半,距离叶修早上挂掉叶秋的那通电话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对于这个嘴上不饶人作风却异常老实的弟弟,挂电话也是解决工作分歧的一种策略,偶尔翘一天班亦如是。


何况最近刚完成了一个不算小的项目,追求适当的劳逸结合并不为过。


当然,这一切的“理所应当”都是建立于这是自家公司、董事是自家亲弟弟的前提下。


叶修和叶秋虽是兄弟,却不尽相同。


一面兄弟间的默契并非没有,嬉闹更是时常有之——当然多数情况下是叶修更占上风,此事也被用来叶修颇不谦虚地自诩兄长风范。另一面,能力上却各异得厉害,可以说是截然相反。


叶家家业其实有两重,明面上是在叶秋管理下无论在h市还是b市都实力雄厚的叶氏集团,然而不为人知的是,叶家其实更是世代以除妖为职的世家,这一辈里叶修无疑是个中翘楚,绝佳的敏锐性和轻巧敏捷的身手,二十出头已坐稳以除妖为己任的荣耀联盟第一把交椅。


叶家老头子原本的意向是让长子继承公司,幺子继承除妖的本事,不成想却恰得其反。十八岁一满,叶修直接都在荣耀捉妖联盟挂上正经职位了,再等到公司交接这会儿,职称都评了好几年。


但是老头子向来固执又冷硬得很,颇有几分铁血将军的作风,强行要把这两兄弟的定位给拗回来。而叶修秉性也是一脉相承的软硬不吃,一句“我反正没兴趣你看着办吧”扔过来,把老头给气得不行又毫无办法,最后还是只能由着俩年轻人来。


不过叶家老头也没那么好打发,先把公司在b市总部的大权交给了幺子,又把长子强安到了分公司。到底是没躲得开,于是叶修便领着两处的薪水,平常在公司处理处理日常事务,偶尔参与一下高级决策,联盟来活了就挂个假去出任务,倒也没怎么阻碍。


当然,正是因为没有阻碍,所以时不时拿这个作借口,给自己放放假也还不赖。毕竟经营公司什么的,从来就不在叶修的兴趣范围之内。


叶修点燃了烟,只吸了一口就拿在手里不再理会。
想着时间差不多够叶秋“反思”一番,叶修拿起手机准备回个电话过去,解锁之后又改为发了条短信过去索了几天假,然后安心享受假期。


然而世事总是不遂人愿,正当叶修眯着眼睛欣赏第一个烟圈时,落地窗外倏地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


叶修侧目。


隔着一面玻璃窗,安安静静地停着个小家伙,像是鸽子,皮毛却微微泛着青色,沐浴在晨光之下更如流光溢彩一般,煞是好看。


好看归好看,在除妖师眼里却并非如此简单,尤其是在叶修这样顶级的除妖师眼里,这乖巧异常的小家伙周身笼着一层危险气息,不过也只是颜色极淡的一层罢了,不足为大惧。


“啧昨晚吵得我睡不着的就是你这个小家伙呐。”
叶修叼着烟站起来,那鸟依然不动,仿佛不怕人似的,乌黑的眼珠盯着叶修,恍若洞悉。


等叶修走过去,才又如惊觉一般陡然跃起,展翅远去。


“真愁人。”


叶修如是评价。


这个评价算是实事求是。除妖师们最不愿应付的就是此类带翅膀的家伙,就算天天和些奇精异怪打交道,但除妖师也都是人类,没有飞天的本事,交手不了几个回合人家抖抖翅膀往天上去了,地上的只能傻眼,委实麻烦得很。


现在这个不足为惧的小精怪也是如此,妖气并不很浓,却缠人的紧。


叶修低头往下看了看,好家伙,扎扎实实的三层楼高。任他再身怀绝技,纵横联盟好几载被誉为除妖教科书也好,到底还是肉身凡胎。


作为一个会伤会死却不会飞檐走壁的普通人,三层楼的高度还是威胁颇大,栽下去断胳膊断腿都不止,何况叶修从来不是会热血上头脑子发蒙的性格。


但这如果就是只普通鸽子光叫嚷两声扰民倒还好,偏偏又是个非常少见的精怪,万一阴差阳错折腾个大事出来,联盟还得接投诉,所以装没看见不管吧肯定是不行的。


叶修心思百转,动作上却未曾迟疑片刻。


当即就转身冷静地走门走电梯,脑内还不忘头脑风暴了一波,对这小家伙的来头大致有了个猜想,更不愿任其溜走。等到了楼下小区,妖气淡得几乎嗅不出来。当然不能忽略这个“几乎”。若是换了次一些除妖师,只怕就真的什么也察觉不到了,但叶修不同,别说h市了,就是国内,凡有干这一行的,没有不认识叶修的,可以说叶修在这一行那是行业标杆式的人物。短暂的感知辨明方向,随即便追逐而去。


极浅而淡的妖气却未曾中断,如丝线般牵引着叶修步步靠近,与方才逃跑的小家伙距离也就逐渐缩短。


追出一截之后,距离缩短的速度却突然加快,与此同时,妖气一时间也强烈了一倍。


叶修登时加快了脚步,此时叶修已经出了小区,走的是后门。小区里住户出行大多是驱车走正门,后门道窄不说,连接的也是七拐八拐的小路,更不要说什么交通便捷了,鲜少有人来。


身穿制服的保安正在门卫室里小憩,浑然不觉有人推开虚掩的大门走了出去。


出了小区,妖气在寥无人气的逼仄小巷里更加分明,追妖惯了的叶修动作也快的很,拐拐了三个弯已望见青色妖雾弥漫升腾。


正要念起咒诀,又骤然停下。


他已然感知到了场中第三人的气息。


竟还另有其人!


叶修停了手,另一人却凭速度抢占先机出手。


只见迷雾中忽地闪出一道银光,迅疾凌厉有如破竹之势,耳边听得有人嚷了一句“让我一通好找啊,原来在这里!”音色脆而亮,尾音略略拖长音调拔高,似曾相识一般。


叶修不及细想,战况隐匿于愈浓的青色雾气之中,不过这对于叶修还构不成困扰。叶修单手结了个小咒印,一缕极细极微至几不可见的淡赤色光束便向前突去,自仅存的浅淡雾气中快速穿行,所经处雾气皆避之不及,于是原本只欲悄然破开一道空隙,却轻易就驱散开了好一片宽阔视野。


只是仍不见说话之人,但见银光乱闪似的不断不绝。相比之下,倒是方才所见的小家伙全然暴露在了视野里,不过现在那可不算小家伙了,身形增长了十多倍还不止,周身藏青妖光流曳如水,羽翼大开,周身有银光落处,亦立即有青光暴起射出,还愈益盛烈,却都很快黯淡,毫无还手之力。


不时有短促的光束或是雾气四射开去,却都能恰恰好避开叶修与这一条恒无阻碍的视野,仿佛立于绝佳的看台。后者便安然站在原处观察,毫无插手的意思。


不过三分钟,叶修叼着的烟燃了一半,单指轻弹,烟灰便如齑粉簌簌散落。


视野尽头鸟喙启张,“呵”声顿起,有如咒骂,尖利刺耳难忍。


至此时听见这如呵风骂雨般的鸣叫声,叶修才终于确定了自己方才的判断。


《山海经·南山经》中有记载:“﹝青丘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鸠,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


这名为灌灌的鸟妖来历并不小,只是上古精怪没有亿万也有万千,并非都法力高强,眼前这只恰好就属于不足为惧的那一拨。当然,这也只是对于顶级除妖师而言。


只是巧的很,叶修是,如无意外,此时仍未露面的那一位想必也是。


在此嘈声之中,叶修依然捕捉到了相比之下极其轻微难闻见的声音,呢喃的是熟悉的咒诀。方才的银光随着咒诀声突然变粗变亮,破空而去,带出清越的啸声,如虎啸龙吟,更似一声威吓,劈头而下,有着足以撕裂一切的气魄与力量。


这一击斩下,弥漫汹涌的青雾瞬间如抽丝般迅速变薄,大有于转瞬间顿消云散之势。


战况最是激烈之时,叶修眸光一冽,手上终于又有了动作,单指牵起那道赤色光束向银光现出的那处引去。赤光灵动如小蛇,登时便又拨开迷雾向始终不曾露面的那一人转去。


却停滞于“铛”的一声,又一道银光极短促地闪烁了一下立即灭去,却在这明灭之间将赤红色的晕光尽数吞没。


失去了视觉的探知,叶修也不再动作,叼着烟,双手叉着裤袋,改用听觉“观察”。


此时尖利的鸣声终于被强行切断,咒诀声却未停,随着咒诀的吟诵声,雾气疾然向战团中心缩去,方才的庞然大物已然不见,最终收为一缕青烟。


迷雾消散,四周的景象终于显现出来。


原本青雾最浓烈的地方,此时只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少年,单手扶着剑收入剑鞘,剑身光芒已经暗了下去,除了明晃晃的金属光泽证明着非凡品外别无其他不同寻常处。


而最后那一缕青烟早已被他收入掌中,由于考究过的精准站位,叶修的视角看不见少年手中究竟拿了个什么东西,只知道应是用于封印的法器。


一般而言,除妖师,人如其名,就是负责斩除妖物的人。相应的,联盟内部有除妖师,亦有以发现、感知妖为职的成员,这些都属于外勤人员,而内勤人员中还有一部分是负责接受委托。也就是说除妖师们大部分的工作都是有的放矢,对付的都是作乱的妖物,自然也就是以斩除为目的。


灌灌这样仅仅是穿行于人间的小妖,于人间影响较小,罪不当诛,则以封印为主。这封印又有诸多讲究,因用处不同还有不同分类。而光是用于封印的法器就数不胜数,因人而异。


什么铜钱啦,法尺啦,法铃啦,桃木剑啦都属于常见的传统法器,更传统一点的,像联盟里微草分部在王杰希的带领下,就习惯于自己画符纸来用,每至微草常常可以见到微草全员提笔画符的风雅景象。


符纸这种一次性的法器相比其他麻烦是麻烦,但也十分稳妥,毕竟法器因其属性不同还受相生相克的规律主导影响着效力,而符纸却是不变的经典,一旦出手便极少有不见效的时候。


当然,用什么法器还与家族有些关系,比如叶修尽管斗法时的武器是进了联盟后锻造的,但也还用着祖上传下来的半份卷轴——另外半份在何处、是遗失了还是原本就不属于叶家,到叶修这一辈早已不得而知。


不过除了叶家之外,其他凡是绵延已久的世家大多都有这样代代传承下来的法器,交由每一代中最优秀的后辈使用。


除妖师无数,除妖世家却没那么常见且传承至今都低调到了鲜为人知的程度,而可以称得上是“最优秀”的世家传承人又比所谓“顶级除妖师”更加稀少也更加低调,法器是辨认出他们的唯一信物,正因为如此,许多除妖师不愿使自己的法器外露于人前。


于是才有了刚才那一出。


不过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位无疑也是一位顶级除妖师——这是从一出手就能看出来的,出手角度、时机的把握,无一不是顶级再顶级的除妖师风范。更何况,刚才这只灌灌妖性并不强,气息也就难以察觉,而少年却明显是一路追逐而来,足见本事了。


凡此种种,任一个理由都足以让叶修侧目而视了。


但事实上,他一个理由都不需要。


因为他是黄少天。


联盟中被称作剑圣的黄少天。凡是听说过联盟的人,都不会不知道黄少天的名字。


而叶修则比一般人知道得更早一些。


叶家和黄家同为除妖世家,叶修虚长黄少天几岁,但也都是同一辈的后辈,小时候没少“交流”过。


大概十多年前,这位剑圣大大还在拿着木头剑当孩子王的时候,就已经会追在叶修屁股后头喊着要斗法PK了。


说起来,黄家本是世家之中相当传统的一家,世世代代专注于与些妖物打交道,不像叶家这样,除了除妖外,还顺应时代潮流地在商界叱咤风云,哪怕是如今在顶级除妖师中也实为翘楚的叶修也不得不涉足商场操持操持“家业”,不像黄少天一直是专职除妖师。


然而黄少天虽然出身于这样的传统家族,人却跳脱得很,丝毫不见古板保守的作风,在联盟中也是以灵动迅疾闻名。


不过旧相识归旧相识,各自长成之后倒是鲜少见面了,黄少天又是g市人,一直在市的蓝雨分部供职,两人上一次见面只怕还是黄少天进联盟之前的事了。此时此刻在h市碰上实在算是纳罕事。


“哟这不是少天吗,怎么没去当小道士呢,还大老远跑到h市来了。”


叶修合理地表示了惊讶之情,后者却一脸惊恐,立马嚷嚷着反驳。


“靠靠靠什么道士啊别瞎说,我还要找对象呢。你以为人都跟你一样闲啊我可是大清早赶飞机过来的……诶?哦豁厉害了老叶,真是金盆洗手啊呸改行不干啦?出来家伙都不带了不会是卖了吧?啧啧啧心疼却邪三秒不能再多了。”


其实这话说得有失公道,杀伤力也有待商榷,纯属随口胡诌来挤兑人的。不过这两个人是从小互相拌嘴挤兑惯了的,长成后也改不了这习惯,哪一天要是和和气气礼尚往来了,恐怕反而要受惊吓。


黄少天配合着还翻了个白眼,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啧真是怀念你当年老老实实叫‘叶修哥哥’的样子。”


“放屁吧你我什么时候那么叫过?”


黄少天对叶修睁眼说瞎话的行为深恶痛绝。


自己也没比他小几岁,当年什么样他还不知道吗?就他们俩当年那水深火热的私交,哪有肉麻兮兮地叫什么“哥哥”“弟弟”的时候呀?如果有,那也绝对是彼此最深的黑历史!谁提弄死谁!


张牙舞爪的样子一点没变嘛。


接收到对方恫吓的眼神,叶修摸摸鼻子换了话题。


“却邪就不劳你操心啦,在家里供着呢。不过我最近倒是换了个家伙。”


“换了什么什么?让我的冰雨见识一下?”听说叶修换了新法器,黄少天还是很感兴趣的,登时扬了扬手里的剑,亮晶晶闪着光的眼睛里写满了“求战”。


叶修挑起人胃口又故意引开话题,凑近看了看一身轻松的黄少天,顺手指了指冰雨,问:“不会就带了这个过来吧?”


“怎么可能啊以为人都跟你一样呢。”嗅到扑面来的烟味,黄少天表情更加嫌弃,推开叶修往反方向走去,在墙角捡起了方才被他随手丢下的背包,拍了拍灰尘,把冰雨收了进去。旁边还窝着只黄毛小柯基,瞪着眼睛望着叶修。黄少天随手揉了把毛,向着叶修一努嘴,示意小柯基打个招呼。


“来,叫叔叔。”


“嗷!”


“……你这什么时候养的宠物,干活还带出来呢。”


叶修毫不客气地瞪回去,惹得小柯基一抖,赶紧往回缩,脑袋直接埋进背包,只露个屁股在外头。


“你干嘛呢。”黄少天敞开背包让柯基钻进去,抱着包站起来,接着说,“有没有见识啊还宠物,明明是召唤兽好不好,很有灵气的!”


“行行行。”叶修举双手投降,“大清早过来吃了饭没?”


不出意料看见后者摇摇头,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了饥饿,还腾出手来揉了揉肚子。


此时也已临近正午,叶修索性带着人出去下馆子,叙旧且不论,当下填饱肚子才是最紧要的。




叶修也就是在附近的街口找了家饭馆,随意点了几个菜。h市菜与g市相差不算太大,虽然不偏甜但也算清淡。黄少天又是个好养活的,除了秋葵和辣外什么都能吃,完全不挑食。一顿饭吃下来倒也尽兴。


问起来h市的打算,黄少天只说还有些事情得多留几天,具体什么事儿,毕竟叶修待的兴欣和蓝雨分属两部,事关工作机密叶修自然也不会多问。只是人都留市了,叶修便很大方地让出了自家客房,扫榻相迎以尽地主之谊。
吃完饭,带着人又去买了些日用品。


方才被叶修质疑行李带少了的时候,黄少天梗着脖子反唇相讥。结果背包一打开,除了柯基和蓝雨相对无言,外加简单的几件衣服,真什么都没有。


两个人只好又去逛超市,将牙刷牙膏漱口杯毛巾等等基本用品都拿了一套。


走到食品区,叶修突然停下来问了句:“会做饭吗?”


黄少天愣了愣没回过神,但还是诚实点头,说:“会一点吧。”


叶修倍感欣慰地点头,推着购物车目不斜视地经过了零食区,直接往蔬果区去了。


“靠啊,我是来帮你做饭的吗?我要干正事好不好!”


“不吃饱哪有力气干活呀,来,会做什么拿什么,哥付账,够意思吧?”


“谁稀罕你付账啊,本剑圣身价也是很贵高的好吗?”


……


两人在蔬果区垃圾话互喷一波,引得数位大妈频频侧目,伴随着刻意的咳嗽声。黄少天才悻悻压低了声音,一面嘟囔着“丢死人啦,都赖你”,一面埋着脑袋往购物车里胡乱丢了一堆食材,赶紧推着车走了,不忘记仇地把叶修丢在后头。




事实证明,黄少天说的“会一点”还是太谦虚了。
对着一桌卖相不错的菜叶修先尝了一筷子,先点点头给予肯定,再鸡蛋里挑骨头地来一句:“做得还是可以,不过怎么不见肉啊?”


“哪儿没肉啊!喏喏喏这不是肉吗?别瞄了就这么多,谁让你刚才闹呢。”


黄少天拿筷子指了指一份小炒肉,隐匿于配菜中的堪称肉末了,叶修眯着眼睛在里头找肉,着实困难得紧。


黄大厨毫无愧疚色,理直气壮地反过来数落叶修。开什么玩笑,要不是这个人跟他吵吵,他至于那么急着走吗?随手胡乱拿的那些食材清一水儿的绿叶菜,端上桌的这点肉还是从叶修那只有饮料的冰箱里搜刮出来的最后一丢。


——也不晓得放了多久,还能不能吃。


于是黄少天专心吃素。


见他突然气势凌人的样子,叶修像是想起了些往事,忍不住笑了笑,终于低头认真吃饭,不再说话。




之后几日,叶修自然是在家休假,倒是黄少天每天起码要出门一趟,却也是全无所获的样子,可见干除妖师这行,运气也是很重要的。不过这运气是指能吸妖还是避妖就不得而知了。


令叶修十分动容的是,黄少天每次回来的时候都还记得跑一趟超市或是菜市场,前三天就已经成功填满了叶修的小冰箱,之后便每天提一小袋新鲜蔬菜,真的尽职尽责担起做饭的重任。


这对独居g市的黄少天而言算是家常便饭,对靠外卖和泡面为生的叶修而言则是生活品质的直接提升。倒不是他十指不沾阳春水,简单的菜样还是能做几个,不过按叶修起居从简的生活习惯,能少折腾就少折腾。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黄少天这样的好精神嘛。


而相应地,作为代价,自然就要忍受每天饭桌上叨叨叨地炫耀,从自己如何和菜市大妈们熟络起来到今天的蔬菜是不是比昨天的更新鲜,每天都能找到新的切入点,绝不重复。如果聊天是一门学问,黄少天绝对算是硕士级别。


菜市大妈叶修是不认得的,菜市场实在是叶修在这个小区住了这么多年也未曾踏足过的地方。但是对黄少天这滔滔不绝却是完全免疫的,甚至可以说是精于应付,想打断时就能毫不客气又颇具技巧地打断,引得人又是一番跳脚。


打闹斗嘴之中,不知不觉一周过去。


叶修算了算假期所剩不多,好像还没带黄少天好好逛过。他自然放假许久尽日闲暇,可黄少天每天兢兢业业工作啊——尽管结果是一样的,但总归人大老远来一趟,好歹也要带人在h市玩玩嘛。


于是趁某日饭桌洽谈时,叶修便提了一嘴,让黄少天明天把手头上的事情也放一放,趁最近天气终于暖和起来,一块到几个风景区走走,放松放松心情。黄少天小声说,早就走遍啦。


“你说什么?”叶修没听清。


“啊我说我超兴奋,好期待呀。”黄少天嘿嘿地笑,表情出奇浮夸,叶修难得厚道地没拆穿他。


不管怎么样,隔天黄少天还是大清早就从床上跳起来,洗漱完跑到隔壁卧室踹醒了叶修,看见人睁了眼才又去做早饭,哼着小曲煎着蛋不亦乐乎。


真是肉眼可见的心情好啊。


满嘴牙膏沫的叶修给予精准评价:小孩子心性。


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了幼年时期,从早到晚带着一群同样闹腾的小孩吵不停的日子,时隔多年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头疼。


这大概也算是数十年如一日?




说是带人出来逛,其实叶修也没当过导游,追妖他是一等一的好手,但要选什么最佳观赏线路毫无概念,最多也就能保证人不走丢罢了。


早上极具目的性地直奔著名景区——西湖,整个上午就在西湖边上漫无目的信步溜达,一开始黄少天还很有兴致地拍照,拍风景、自拍、合照都要走一波,剪刀手叶修配合无比。


不过两个人实在都不是有闲情雅趣的人,逛着逛着兴趣愈减。到了中午黄少天终于提出来还是去市区吃吃喝喝好了,天大地大,吃货最大。叶修深以为然。


奈何天公不作美,这天下午就下起雨来。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兜头下来时两个人都被淋懵了。叶修先反应过来,拉着人找了家最近的便利店躲雨。


黄少天长出一口气说“还好还好,差一点刚才那个冰淇淋就没吃完。”


“出息呢?”叶修扶额。


进店买了两把伞,又等了好一会儿,仍不见大雨有停的趋势。


“要不,走吧?”叶修征询了黄少天意见,后者点点头表示同意之后,两人便撑开伞一齐投身雨里。


暴雨天雨伞作用微乎其微,到家时两个人半身都湿透,排着队洗澡换衣服。


黄少天毫不客气地打了个喷嚏。


“……你先赶紧去洗吧,别感冒了。”叶修已经脱了湿外套,瞥了黄少天一眼,摆摆手大方相让。


这两人相处从来不拘小节,黄少天也就没有推让,麻利地进了浴室。他今天就穿了件衬衫,从肩膀一路往下尽数湿透黏在皮肤上,怪难受的。


长至齐耳的头发沾了雨水之后堆成一绺绺的,垂头丧气的样子在浴室镜子里完全暴露。


窗外雨还在下,间或还可以听见春雷震响,来势汹汹。


倒霉透了。


黄少天这样想着,动作略显粗暴地扯开扣子,扯了几粒突然停下。


雨下个不停,雨意却未曾消减哪怕半分,只是声势在雷声之下稍显微弱,其中仍有更加微弱难以觉察的声音暗藏其中。


黄少天屏息,所有专注力皆转至听觉。


观察和捕捉细节是黄少天的强项。他在联盟当中除了剑圣,还有妖刀之名,就是因为他习惯于藏匿行迹,等待时机,力求一击绝杀,宛如古代蛰伏于黑暗中的刺客。若不是相熟的人,谁会知道这么个沉静冷酷的家伙还是个话唠呀,叽叽喳喳闹腾起来能烦死人,说出去实在杀威风。


不过还好黄少天的话唠技术炉火纯青,已经到了收放自如的地步。譬如现在的他,就和白日里欢脱的样子判若两人。黄少天专注的时候,锋芒锐利得像一柄剑,又像刀,刀剑光华,昭然可鉴。


刀剑如光炬,自阴沉风雨中破开一条路,无比精准地击中万千雨点中一脉流水。在触及的那一瞬间,又瞬间破碎,消弭于疾风乱雨里,悄无声息。


黄少天收回延伸出去用以探知的术法,转身打开浴室门,探了个脑袋出去。


听见动静,叶修抬头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这不怪他客厅不比浴室,浴室的窗户直通外界,黄少天方才也只听见极轻微声音,客厅却并没有直接联通,隔着半圈卧室,连雨声都很细微了,饶是叶修听觉再好再敏锐,也再无法发觉什么异常。


“……”


“怎么了?”


“算了没什么。”


“……不是没拿内裤吧?”


“滚滚滚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啊!别吵别吵我洗澡了啊。”


重新关上门,黄少天拍拍脑袋,觉得自己发现异状第一反应居然是找叶修,这实在是太疯狂了。这人的不靠谱早就见识过无数次了,今天又重温了一回,居然还不知道吸取教训,这不是找气受嘛?


虽然说着要洗澡了,但黄少天却没有打开淋浴。


窗外的异响已经消失,但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毫无头绪似的扫视了一圈。


冰雨不在身边,黄少天念了个简单的无需法器催动的咒诀,窗边蓝光一现,呈现出致密的一层光壁,很快又黯然。


随后指尖一转,又指向洗漱台的镜子。镜面顿时也泛起如海浪一样的莹莹蓝光来,蓝光迅速地铺满了整个镜面,原本的镜像也就模糊了起来,黄少天径直站在镜子前,也看不见自己的身影,只能看见浑浊的一片,以及在蓝光之下缓缓涌动的深色影子。


与其说是深色的影子,其实不如说是一条微观的黑色暗流,漩涡般向着中心缓缓流动,蓝光也随之收紧包围,不多时就在中心形成一小块光晕交错的突起。


暗流不停地向外突,而蓝光则努力收紧。


黄少天承认他有那么一丢丢后悔没有叫叶修进来,至少让叶修把冰雨递给他都好。空手应付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吃力。


只是一刹那的分神,黑光顿时暴起,直冲向黄少天所在的位置,黄少天已经备好了咒诀,眼见黑光近在咫尺,却突然威力大减,烟消云散似的化作数缕黑烟穿墙而出,方才的留在窗边的光壁竟被全然避开。


门口传来敲门声。


“里面怎么了?”叶修问。


浴室里闹出了动静,虽然并没有什么声音,但以叶修的能力不可能察觉不到,想到黄少天在里面两手空空,什么法器都没有,所以起身过来敲了敲门以作询问。


“靠,也太怂了。”黄少天不满。又隔着门跟叶修喊话抱怨,“你这小区什么风水啊,改明儿还是赶紧让王杰希来给你看看吧。”


黄少天郁闷极了,只觉得叶修这体质也是绝了,自己出门找了这么多天都一无所获,再看看人家,窝在家都能一周碰两回好家伙。


虽然上回那只灌灌本事小了点,那好歹也是上古时候的啊,妖和古董一样,都是越老的越稀奇。


这回的还没试出什么来历,但是绝不会小,方才简简单单一次交手,虽有空手应战的缘故,但也能看出对方妖力绝对是不容小觑的。


总结起来,叶修吸妖体质真是个宝。


黄少天就更不满了,虽然这家伙实力和自己确实不相上下——好吧他承认是略高自己一筹,不过也只有一丢丢而已,嘲讽起来十足的讨人嫌,有什么好的啊,妖都往他家里钻,怎么不往自己身边送啊?


叶修丝毫没有发觉黄少天的腹诽,话也回得很快。


“得了吧他大小眼一个还给别人看风水。”


“诶话也不是这么说的,你是不知道王杰希看这玩意儿还挺神的。”


“……你洗你的澡吧。”


TBC

评论(18)
热度(61)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