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全职/叶黄】斩光0-1

@DM48--半面 的联文试水


第一次尝试黑道paro,违和感见谅啦


以及,炫酷的文名来自机智可爱的搭档




***

斩光




楔子




我终于将其抛弃——抛弃黎明与月色之间的清醒,晨昏间断的无由,足以陷人于绝境置人于死地的游弋。


生命并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存在,在黑夜存在,在白日里存在,在所有我可以想见的美好里存在,在除了你以外的永恒里存在。


剩下的假想和表象都是谋划出的绮丽。我们在绮丽中相遇,在伊始就透支所有信赖。越接近爱情,就越是沉沦。


比起爱情,我更喜欢说信仰。冲破风和雨点的密谋,在暗夜里会晤,和沉默的影子酬酢。我们从未在骤风里相爱,我们在暴雨里缠绵。


周围在歌唱,在颤栗,我认不出你是友,还是敌;现在是隆冬,还是夏季。①


伺机盛放的花只开过一夜,枪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就碾作尘埃,化为灰烬,迫不及待地随着一切失去结局的故事踏往消亡。






第一章


天色将明未明时分,整个城市仍然处于混沌与沉寂当中。


居民楼区不同于白日的声喧人杂,恰好是夜行人最享受的氛围。


尽管在兴欣的辖区,尤其是兴欣boss叶修的栖身地,绝不可能有“无人”的情况出现。但黄少天一路深入,无论是腰间的配枪还是衣袖里藏着的战术刀都畅通无阻,并且一步步靠近他的目的地。这当然是盟友的特权。


黄少天这样界定。


夜色深沉里,他大大方方走进了某一栋居民楼,这一栋也与其他的别无二致。鉴于此时楼道还漆黑一片,声控灯也对他极轻的脚步声暂时失去感应,他自始至终不曾停顿的脚步不乏轻车熟路的意味。


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兴欣上下,包括他们蓝雨,甚至其他爱掺和的家伙像微草什么的,都一致肯定他和叶修是关系亲密过甚。


黄少天起初一直声称这是极大的误解,后来发现除了他以外再没有人这样想,再后来,他也于这莫可言其妙的误解中尝到了甜头,态度便也半推半就了。


就像现在,他正在一步步主动地靠近叶修,步调却还不疾不徐悠哉得很。他将其归结为是一个暗杀天才绝佳的适应能力。何况他这次过来毕竟是为了正事,也是大事。


霸图和兴欣的火拼当然小不了。他敢发誓,如果不是这场火拼只持续了十三个小说时不到,绝对有可能发展为更多帮派的混战,而这样一场混战不亚于变天。


其实这件事本也不应由他来洽谈——至少他自己愿意这么认为——只是十分凑巧,消息传来的时候他任务对象所处的地方离兴欣还挺近,于是他理所当然将原计划的时间提前了一些,顺便亲自跑了一趟兴欣。


除了在开门的时候略显浮夸地挑眉,叶修对黄少天的到来毫不惊讶。让他有些猝不及防的是,黄少天进来的第一件事是抽走了自己刚点燃的香烟。


后者有些无奈地挑起眉,眼睛里却很诚实地表达乐意,就像他毫无反抗之意的动作一样。
叶修好整以暇地看着黄少天,后者把烟抽走之后从他身侧抢过,十足迅速地大步走到茶几前并按灭在烟灰缸里。


动作很熟练嘛。


他原想这样调侃一句,如往日一样的语气。但为了缩短今天对话的时间他还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不是我说啊老叶,你这抽烟得习惯改不掉就算了,也不至于这么积极地变本加厉吧?大清早的应该还没吃饭吧,空腹抽烟什么影响老烟枪不懂还用我话你知?”


黄少天一口气下来不停歇,说得兴起了还自然而然掺了白话进来,若不是他双手不自觉松垮垮地叉着腰,敞开的外套被往后带起,腰间没有刻意隐藏的枪柄露出来,他看起来倒像更是是个外地的大学生在同叶修闲话。


“说正事吧。”


叶修也回到了客厅,在茶几边上随手丢了火机,算是彻底放弃了再点支烟的想法。随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了下来,还算柔软的沙发陷下去一片,画面上对于连夜履行职责又四处奔波的人而言已经颇有冲击感。


可惜沙发实在狭小,黄少天看了一眼,没有挪动脚步,兀自站着。拉得并不严实的深色窗帘漏进来一道光斑,尚不算明亮,横卧在黄少天脚边。


“那成呗。”黄少天从善如流,还跟着叶修改了口音,继续说道,“跟霸图这一次打得挺猛啊,还挺持久。啧,但说到持久嘛,又不是那么持久,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叶修当然懂。


几个小时前他带着兴欣一部分人跟霸图干了一仗,起因其实不大,只是底下人的小矛盾,只是这个矛盾好赖不赖跟地盘有那么些关系,于是他这么个早就在白道挂职了好几年的“幕后”boss也被请出了山,相应地霸图那边老大副手一并现身。总的来说场面还是比较大的,毕竟这一战虽然由临时的摩擦而起,但由下往上到底是费了些时间,提供了些回转的功夫,让叶修甚至有时间给蓝雨打了个招呼再开战。


说实话这种架势就算干个三天三夜天昏地暗也不稀奇,事实上在当天双方就完成了从会晤到谈和失败到开战最后平局收场的全过程。和大佬上阵的配置相比,这一战实在是显得有些轻率。也不怪黄少天笑话,蓝雨那边接到消息的时候也愕然了一番,于是才有了让黄少天亲自过来看看这一出。


“我的预期是半个钟。”叶修显得很冷静。他全身放松窝在沙发时也并不影响他全身散发出的那种由于专注而凝聚起来的震慑力,潜伏在他慵懒的表面下。


“然后你们就从早茶后火拼到月黑风高?”黄少天不屑一顾,他向来无惧震慑力,毕竟能震慑住他的人委实少之又少,何况以他的能力和性格,即便有,光是震慑也不至于对他造成什么实际的影响。


“我很好奇最后的结束是不是出于张新杰睡眠需求的考虑。不过嘛,这倒确实是霸图的作风。”


黄少天的话有两重含义,除却最浅显的那一重,剩下的叶修明白得更加透彻——作为霸图最大的威胁,曾经是,现在是,将来也依然有可能是。


不过黄少天并不是在提醒他,尽管在某些时候他很乐意用一些意义不大的话作为“温和”的攻击方式,譬如某次解决一个妄想压过地头蛇的外来势力时。当时黄少天很果断地踹飞了对方老大的武器,并且用方才按灭香烟的手把枪抵在对方头上,直到顶着对方惊愕的目光扣下扳机,整个过程尽管不到一分钟,挑衅的话至少是隔壁霸图老大一年的量。


但在此刻仍是玩笑的成分要大一些,另外,也是一个易于衔接的引子。


于是叶修接着说下去。


“兴欣也不是会退让的作风啊。”暗示意味颇重,但依然留着几分等人发问才肯深入。是战术师惯用的诱敌手段,多年来被他玩得炉火纯青。


真是要成精了。有人如此高度总结过叶修的战术思想。


“哦?”黄少天微微转动了一下身体,脚边浅金色的那道光斑已经刺眼了起来,他感觉到肩背有些无伤大雅的僵硬,难得简要地发问:“你的打算是?”


后者受用之只觉甘之如饴。


“不如再加把火。”


黄少天略皱眉,他做这样表情的时候乌黑的眼睛恰恰相反却显出几分稚嫩纯真的光亮来。


大抵是黎明终于如期而至,人间应当有所谓兆示,无足惊叹。


“你怎么有信心,最后得利的一定是我们?”


像是被这个不经意间显露亲昵的代称激励,叶修觉得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已经呼之欲出。但深谋远虑的兴欣老大显然十分精通于安之若素。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主题了。”叶修笑了,单手指了指愈益有破帘而入之势的炽盛天光,目光却停在对方发上华光,并暖意融融。


“有兴趣和警官共享港式早点吗,黄少。”


TBC

注:
①--阿赫玛托娃《片断》

评论(8)
热度(21)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