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全职/叶黄】半公开隐秘

娱乐圈paro


影帝叶x鲜肉(伪主持人)黄


老叶视角,文风很迷






***


算来这已是叶修今晚第三次走神了,然而这场晚会才刚刚开始十分钟不到。


这种年终总结的晚会格调不算太高,评奖不及舞美用心,噱头是群星荟萃,如若有嘉宾配合,大气散些钱财霸占几个热搜再好不过。然能凑足几个大众熟识且钟意的面孔已赚够话题度。


相较于同公司一并来蹭红毯的小新人们,于已在圈内屹立十年、三影帝在手的叶修,这样的曝光率显然不大重要,反过来,所降低的那几分神秘感与高逼格也无关轻重。


而举办方对于叶修这样级别的嘉宾却不能不重而视之,红毯放到最黄金时段,压轴的所谓重量级奖自是捧给他一人,主机位就设在他脚边半米远,全程对着他最完美的四十五度侧脸,导播十分上道地时不时就把画面往这切。恨不得将平素极其低调的这一位,一年里省下的综艺话题一回揽足。


他施施然占据首排C位,背后两侧拥无数艳绝人物,都输一段或一段尚不止。


——全场再无一人有此殊荣,更无一人可以消受得如此稀松平常。


换言之,这殊荣意味着他需要待在嘉宾席的时间还很久。叶修特意换上了休闲款的暗色西装,没有打领带,衬衫也开的略低,袖口松开,上挽至手肘下三寸处,堆起三分褶皱恰衬他面上未细致收拾的浅青色胡渣。极尽熟男韵味。


趁舞台上串场表演,观众席灯光稍暗下来,叶修轻轻扯了一下衣领,这一动作好似于小范围内拨动燥热空气,带起一小片清凉。如此隔靴搔痒,更生反效。


嘉宾席实在是太闷了。他不无困倦难耐地想。


震耳欲聋的音效与周围时有响起又刻意压低的几句窃窃私语形成令人怠于留心的鲜明对比。偏生还有昏暗的暖色调灯光睨来,气势有如搅海翻江一般,真淌下来却旖旎得很,只够晕晕然散开心神。逼仄空间里总是更易滋生无边遐想。这是人之常情,无从怪罪,更无从刻意趋避。


何况再一次走上台来的主持人的话也未免有些多。不过是二流导演抛来的橄榄枝而已,过分慧黠灵巧的口舌已然显露出分心,眼角却毫无不耐,犹然继续着无伤大雅的俏皮玩笑,几个回合后话题被踢至另一位当红女星,后者恭敬不如从命玩弄暧昧机锋。


叶修的目光不知是第几次打量上台上的年轻人。上至下匆匆而过,又由下攀上。


审视他熨帖修身西装,一条考究的领带自胸膛垂至人鱼线高度,从头到脚一丝不苟的精致,像极了近些年霸占小荧幕的禁欲系男主角。然而刚客串完某商战片的叶修深恶于此。


好在眉眼足够澄澈——烂漫至抓人不是什么安全信号。台上人赠来似是而非一眼,于是引人不得不停驻目光又流连几眼。


那样紧的领带,加上一旦开启便不肯停歇的聒噪,这人就当真不会缺氧吗?叶影帝捡拾回几分意兴,终于暗自调用颇恶趣味的冷幽默。


这个后辈见还是是头一回见,但他却是认得的。


黄少天嘛,这两年势头最猛的小鲜肉,亦是今晚第二大瞩目点,诸多唱而优则演中难得口碑佳的一位,硬件到软件一应的上佳。如此极品在手,团队盯资源卯足了劲,盯得紧咬得更紧。


何况一个同时有着名导与影帝加持的顶级配置的剧组,已然等同于一个近在眼前的高含金量最佳男配。他对自己这位搭档是如何一路扫除旁人径自抢上,他也略有耳闻,不置可否。


而今在圈子风口浪尖叱咤着的,哪个不是日夜含着腥风,吻着血雨?其实世上每日有千万人这样过,得见天日也不过那么几位。纯粹无畏相伴的好运多年前已然绝迹。


直播画面突然出现叶修慵懒不乏礼貌的笑意。叶修的走神再次被他即将的合作者打断。年轻人深谙尘寰俗事,更擅长尽用其长,每每将话题引到叶修身上,摄像心领神会,四方机位一同拉近,全然不顾播控室导播焦头烂额。


这一次是提到接下来的新片,黄少天一如既往坦露“耿直”品性。


“前辈的作品都有看过。”刻意收起了聒噪,切换青涩笑容,诉说自己为调整状态心态同录像带隔空精神对戏,“虽然听说前辈很亲和,开场前在后台见到真人还是紧张到不敢打招呼。”


“我只能请台下的观众为他壮胆了。”现场的大屏幕及时打出嘉宾席宝贵画面。只见叶修一面笑答,一面随意地侧过身子似乎期待着观众席回应。


台下自然一呼百应。叶修好似自高墙厚壁上破开一个缺口,粉丝尖叫声达到会场今夜巅峰。


直到黄少天抬手示意方才停下,羞涩道一句“谢谢”,急急念起下位颁奖嘉宾的介绍词,堪堪压下嘴角淬蜜般笑意。


镜头自然切回舞台,叶修关注点也回到台上,又随主持人缓缓退至侧边。隔着几人视野受阻,叶修耐心等台上获奖感言结束,人体屏障一一捧着鲜花奖杯上场。


青年站得笔挺专注目视台上。自叶修角度望去则腰背线条一览无余,曲折处似被刀锋冷酷切割,由此更富于侵略性。


不多时灯光再次转暗,冷色调的灯柱亮起。刚领完新人奖的女演员,仍端着笑留在台上,无须忧心旋律节拍与繁复词句,只等伴奏过去,预录带里流行的嗓子唱起怀旧主题的曲目。


忽略现场效果并不太好的音响设备,至少氛围不算太坏,伴着抒情曲调摇曳起来的冷冽光影向着舞台周遭投射开,黑西装连同垂及双耳的黑发周围泛起模糊而生硬的冷光。


如同某种无声引诱,借模糊光晕拉近神思,消释一切疏离对立,为最极致的求同存异而存在。


若曾失落于人群盛会,会知如此无声牵绊恼人误人。


越是得见越是寸步不能移。不见天日最好。


临近深夜,他亮金色灯光下起身离开首排宝座,接沉甸奖杯,说动人话语,顶天衣无缝假面——已经以假乱真,唯独自己记得本来剧本。


会场最优秀的演员自光芒万丈中下台,终于在无人留意的角落念最关键台词,见最秘密与伶俐微笑。


“下一回不如做颁奖嘉宾。”


“多谢前辈指教。”


FIN

评论(19)
热度(38)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