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全职/叶黄】目成心许两匆匆01

架空古代paro,全杀手设定
大概算武侠风,反正就是个小短篇不会太长

深夜摸鱼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演讲稿就克制不住地想写点什么,咳字数不重要,总之就有了这个文风极其诡异的东西...

不过还是废话很多,一定是因为是第一章的缘故(bushi




01


“夜雨声烦我倒是认识。”


黄少天嘛。


后一句叶修没有宣之于口,而是在心里自顾自跟了一句,颇有多此一举的嫌疑,委实不是他的作风。


听者亦对他此言不甚重之,不过闲话漫谈过罢了。


沉默间,叶修捧着茶盏抿了口茶水,清香在唇齿间漾开,不多时,酝酿出个笑,衔在嘴角。


“七天吧。找帮手需要点时间。”


说着他站了起来——洽谈似乎已经完毕,他没有继续留下把茶喝完的意思,尽管他姿态悠然得像是刚刚与友人结束了某个无关紧要话题的茶会,而不是人命买卖。


茶盏留在桌上,大抵是方才一直被他握在掌中的缘故,从杯口升起袅袅茶雾,像是扯出一把流云飞岚。


有意无意,难说难说,芥子须弥是也。


叶修没有挪动步子,脸上甚至还挂着客套的笑。


“三成恐怕是少了,定金还是付个一半罢。”


话说得很满,自信对方没有拒绝的余地——他也并不给对方回绝的机会。他仅仅把自己的意思清清楚楚地表达出来,然后转身离开。


“定金今夜之前自有人来取,钱不少,事不误。”


叶修做这一行太久了,里面的门道都一清二楚。同样,以他的眼光也能看出,对面的人也不需要他多话。


人命买卖与其它买卖最不一样的就是它不容讨价还价。


小桩的买卖,江湖上多的是自由人可以去接,江湖里最不缺的就是独来独往了无牵挂的人,利益是唯一的牵绊——当然,一个人行走江湖,自也不需要多大的富贵,报酬多是些酒肉钱而已。一点报酬,一条性命,倒也利落爽快。


而利害牵扯更大的,难度更高的,则需要更加完备的多人甚至一个组织去完成。联系买家、任务的完成、善后、报酬的获得,需要更细致的分工,买家通常也要求更高的隐秘性。江湖上这样的组织也仍有不少,但名声在外的也不过那么几家。


这样的组织开口要价绝对不菲——要价与任务的难易程度必然是挂钩的,而且越是顶尖的组织越是如此,每个子儿的含金量都有绝对的保障。


能找上这样组织的买家,要的其实就是这样的保障。


叶修确信自己说的足够明白了,于是率先结束了洽谈,走出房间。


这是一家茶楼的雅间,是茶楼里最安静也是最适合谈“生意”的地方。


——当然不是因为隐蔽。即便是将整层楼甚至整间茶楼包下,闹市之中也绝不可能隐蔽到哪里去。


但能进雅间,并且大手笔包场的毫无疑问是大人物。既然是大人物,那么随身带一些随从也是极其自然的。


他穿过雅间外重重守卫,包括明里暗里的。


一路畅通,这是买卖谈成的表现。


和这样的人物面对面谈生意,一旦失败,想要脱身是需要些本事的,至少要足够解决这些随从。那些大组织依靠良好的信誉可以在大多数的时候免除这种麻烦。


但是叶修不是。或者说现在不是。这对他而言便是个十分方便的信号了。


然而从前不论,将来还未可知。叶修不算悲观的人,但比起花时间期望,他还是更喜欢抓紧时间去做眼前的事情。


他没有过多停留。出了雅间不远,便从某个与热闹巷口相背的窗口翻了出去,比任何一个暗卫更无声无息地隐藏了踪迹。


TBC

评论(2)
热度(16)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