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孙少凡x丁隐】行香子·前篇·其三

这一章有赤隐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不过总算下一章可以甜了,现在只想写甜甜甜的东西,想到霆霆就虐不起来

其实每一章的回忆也都是糖啦,反正联系之前发的正文就知道

——所有的糖,都!有!毒!

最后再说一句,希望我霆霆好好休息,赶紧好起来(。•́︿•̀。)


----

正是入夜时候,紧闭的窗子不时发出几声响动,漏进来几丝寒风吹得灯火摇动不止,像是与赤魂石的明灭红光遥相呼应似的。

孙少凡知道这是耽误不得了,赤魂石不知能坚持多久。所幸这些年游山玩水间依然勤加修行,功力不仅未退,反而更进。

赤魂石是凶物,只有六星之子能与其安然共处。趁此时赤魂石力量衰微近竭,孙少凡尝试着让真气缓缓注入,不想依然有一部分被赤魂石吸入,丁隐胸前的红光也一时骤盛。

孙少凡不敢收手,要救回丁隐就要以真气重新修复心脉,这个过程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了。半途而废恐怕就再回天无力。

然而赤魂石却实在是让人难以招架,一面吞没着注入的真气,即使孙少凡尽力使其缓和也无济于事,一面又苦苦支撑着丁隐不让他完全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石头,当真是又臭又硬。

孙少凡不知当哭当笑,明明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却更像是互相僵持着。

孙少凡心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说自己真气大耗,丁隐也受不住。石头顽固,只认死理,可人心是活的,是软的。

咬咬牙,索性任赤魂石吸入真气,源源不断的真气供给着赤魂石的消耗,聚集的红光越来越亮,整个屋子一时间被红光映得通亮。

孙少凡眯起眼睛,努力摒除所有的杂念才能继续支撑,然而越是这样,脏腑之中的痛楚也越清晰。

恐怕这几年的修为得重新来过了。不过,好在有用。

孙少凡在心里笑笑。

他能感觉到真气为赤魂石所用,力量开始游走在丁隐四肢百骸的血脉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红光也由盛继而又转衰,终于如烟消云散般褪去,好似功成身退。

丁隐嘴角慢慢淌下一道血痕来。

孙少凡立即停下来,去探他颈侧,温热伴着微弱的脉动。心下终于释然。

走出来的时候,四下还是一片幽黑,努力眺望才能隐约望见天边浅浅的一道灰白的光线,拼力要挣脱出来一般。

孙少凡看着也有些累,五脏六腑发虚。

一个人寻了台阶,随手拨了拨残雪,坐下来发愣。几日的大雪加上一夜积累的寒霜激得他一颤,脑子里也成了空荡荡一片。

好像有满肚子的话,又一下子被清扫尽。

那个负剑而立的少年,也不喜欢说话,常常是站在一边静静听着,不时露出很温和很纯净的微笑。

孙少凡是最爱打趣他的,笑嘻嘻地凑近了说他那笑意真比他初学的剑术还要厉害。

让少女不经意瞥见了,面上绯红乍现,春心已萌。

当然这一句他是不敢说的。自然不是怕丁隐。丁隐听了,是从来不生气,更不回嘴的,横过来无甚威慑轻飘飘的一眼,颇有几分无可奈何。

他是怕一旁那青色衣服的小姑娘。叫……叫周什么来着,孙少凡有些记不清了,总之是爱跟在丁隐身边的,脸皮薄,脾气大。

丁隐身边那些人,他是一个也不认得的,也并不投机,尤其是姑娘,一个比一个难惹。第一次遇上的时候,大概也是因为什么鸡毛蒜皮根本记不住的事情,站在大街上就差点吵起来。然后听见,小张远远地叫起来,丁隐跑过来把姑娘往身后拉了拉。

孙少凡有那么一刹那觉得好像自己是个强抢民女的恶霸,但是马上被更大的惊讶压了下去。

“大力?”

孙少凡禁不住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与记忆里的丁大力反差实在太大,少了一副草莽的样子,整个人都文气了不少,也瘦了,但脸还是那张脸,不存在认错的可能性。

出乎意料的,眼前这人却皱了皱眉,投过来探究的目光,与此同时小张已经咋咋呼呼地又叫了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抱着臂口气如同审问。

“哎呀你怎么知道大力哥!我可从来没见过你啊!”

以孙少凡初出江湖的脾气,当时是想拔剑削了他来着,不过从小张的话来看,“丁大力”就是“丁大力”,只不过满眼防备平静无澜的样子实在是反常。

“笑话,我还从未见过你呢,你恐怕不是卧云村人吧。大力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冷冰冰一句话噎住小张, 孙少凡一边询问“丁大力”一边凑近了一步,却因为“丁大力”退后的动作而呆住不知所措。

这个“丁大力”怎么不会像从前那样笑了呢?

是什么捉弄人的新把戏?

指不定接下来他就会指着自己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可是没有。

丁隐一直盯着他,想不起眼前人的身份,却见他眼中真挚不像伪装,对陌生人本能防备又心中不忍。

是丁大力以前的朋友?

丁隐这样想。

“大力哥现在不记得以前的事啦。”

小张的话把孙少凡拉回现实。

“不记得了?”孙少凡瞪大眼睛。

丁隐点点头,道:“这个说来话长……”

怎么会?

当日丁大力送孙少凡出村口,素柳依依翠如新。

孙少凡笑着学着村长的样子拍拍丁大力的肩。

“古人说,人生相逢,自是有时。天大地大,要么你来找我,要么等我看够了山河万里,再回卧云村来——”

丁大力打断他:“你不是要做大侠,名动天下吗?”

“你不知道真正的大侠功成名就之后都要归隐山林嘛?而且,同你一样做个普通猎户也不错啊。”

三年有期,相逢不识。

那道灰白的光渐渐分明了,弯弯的挂在碧隐山巅,看在眼里明亮得像是出鞘的刀,从山顶上破开封印出世,只是一刹那,天光大亮。

残雪褪去大半之后露出的深色的大地更加深邃,剩下的积雪孤零零地回应着炽盛的天光。

tbc

评论
热度(11)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