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杳

吼懒吼懒还耽于兼职的月更作者是也
钟情狗血,心悦小虐,专注HE

吃all黄,偏喻黄叶黄,不写三角

天天亲妈粉,夜雨小迷妹

『蓝雨一生推!』

理想是睡到孙哲平

#杂食#

间歇性#推歌狂魔#

『君乘车,我戴笠,他日相逢下车揖。
君担簦,我跨马,他日相逢为君下。』

【大号@丰烟,暂时荒废】

【越隐/师徒梗】山头明月来(一)

山头明月来

(一)

陵越第一次见丁隐,他只温和顺从地跟在诸葛驭我身后,一言不发,认同事不关己,竟让9陵越无法将他与祸乱苍生的血魔联想到一起。

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诸葛驭我才放心将赤魂石存放在丁隐的胸膛里。

一个对所有人都趋之若鹜求之不得的神器也不为所动的人,他的心必然是最为淡然自若,所谓天然容器,大抵就是此意。

然丁隐固然是无欲无求,赤魂石却自带魔性,稍一牵动便非丁隐自身所能控制。何况世间贪婪之人实在太多,魔宗屡屡来犯,有上官警我这个曾经的蜀山弟子为首,令蜀山防不胜防,已生起几番风波。

故而诸葛驭我想到了天墉城,此处本是天下清气汇集之所,对于压制赤魂石魔性可谓大有助益。再者天墉城的森严戒备比起蜀山也要安全的多。

天墉城现任掌门陵越初上任时他也曾见过一回,虽年少修为却颇高,为人磊落,光风霁月。若将丁隐托付于此人也可放下心来对付魔宗。

毕竟这天下,是越来越不太平了。

说到这里时,诸葛驭我望着丁隐的眼神中满是忧虑。

丁隐仿若浑然不觉,低着眉眼不作声,一副很是温顺的样子,看在陵越眼里却是疏离而淡漠。

天下,与他又何干呢。

他不曾说出来,反而,在离开蜀山前,他向诸葛驭我担保,他会承担起守护苍生的责任。

“赤魂石让我癫狂一世,我偏要还他一个天下太平。”

丁隐如是说。他想离开,离开蜀山,也是离开过去的这几个月。他只能这样说。蜀山最为在意的只有一个赤魂石,只要能保赤魂石无恙,便是放下了最大的心。

此言一出,诸葛驭我不住点头,一面点头一面赞赏道“你终于想明白了”。诸葛驭我无疑是个尽职尽责的掌门,心忧天下,守护赤魂石许多年,也可谓是鞠躬尽瘁。

然而并非每个人生来都要做英雄。修为大涨也好,舍身取义也好,丁隐都无甚兴趣。这责任实在太重,以至于一开始便掏空了他从前的所有,往后也不断侵蚀他的人生。

他是不愿去做他人眼中赤魂石的附庸的。前尘已忘,再难追溯,这一生,若能把丁隐这个名字下那些空白一点点填满也好。

陵越听着诸葛驭我将赤魂石的种种都一一道尽,末了露出放心的神色,这才唤了声丁隐。

丁隐方才一直低着头在诸葛驭我身后,此刻听见陵越叫他,才抬起头来算是真正照了面。

见他神情虽是淡然,亦难掩茫然之色,根骨虽是奇佳,修行之路仍长。

陵越因而含笑道:“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天墉城弟子,你今日拜入我门下,便叫我一声师尊吧。”

陵越接任门派并不久,年龄上比丁隐也长不了许多。只是有一种端正持己的风骨在,又是面目清朗,一笑之下,既是明月清风之超然,又得松林青石之清隽,当真称得上是仙人之姿。

不同于蜀山,以剑术剑道为主,主修在心性。都说天墉城是修仙圣地,比起蜀山又要多了几分缥缈无定。今日一见,原来天墉城掌门竟这般风姿。

丁隐心里生出几分希冀——这个地方同蜀山是全然不一样的。

一撩下摆,跪在陵越跟前。

“弟子丁隐拜见师尊。”

丁隐抬着头直直看着陵越,直到陵越带着笑意点点头,示意他起来方才走到陵越身侧,再望向诸葛驭我,面前隔开几尺远。

好像就此与过去的日子清清楚楚划分界限,连诸葛驭我告辞离去,丁隐也觉得有些发怔,直到陵越叫他跟上才回过神来。

陵越是打算将丁隐安置到后山,毕竟他身份特殊,若是放在眼前也好照看。

陵越正在心中暗自考量着种种安排,偶尔有弟子走过行礼时才微微颔首。

丁隐寡言,也不在意,目光只留意一路飞花点翠,几株梨花,再几步春杏含露,绕过几座假山,隐隐约约看见桃花含苞欲放。

这里除了他和陵越已没有其他人了,连人声也听不到,风弄花枝,更显得幽静。

也是同蜀山一样的清丽之景。

不过天墉城比蜀山又要高得多了,几乎与人间隔绝。

丁隐想起上次背着青云爬蜀山时,不过一昼夜的功夫。若是换成天墉城,还不知道得走多少个昼夜。

想起青云,丁隐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在蜀山时与青云和小张形影不离,故而虽经坎坷也不觉孤单,天墉城的弟子不知道会如何看他。

“丁隐。”

陵越忽地唤了一声。

两人方才走了一路,便是一路静默,丁隐倒也自得。陵越一叫他,他反觉得不自在了起来。何况他心中正揣测着天墉城的种种,此刻突然被点名不免心虚,低声回了句:“师尊。”

陵越停住了脚步,回身道:

“丁隐,你身份特殊,为免徒增事端,今后赤魂石一事,只有你知,我知。”

乍听前半句丁隐不免黯然,只当这陵越也不过是受诸葛掌门之托看顾赤魂石罢了。再听后半句却正中他下怀。

将此事瞒下,无非是让其他弟子对丁隐能心无芥蒂。

丁隐这才发觉眼前这人仿佛将他所想都一一看透,却不动声色。如此玲珑心思,无怪乎是天墉城最年轻的一任掌门。

与陵越相处不过片刻,却已有如沐春风之感,丁隐心头平添几分感触。他身边已很少有人会在意他的想法了,在他心中陵越不自觉又亲近了几分。

“丁隐谨遵师尊所言。”

tbc

评论(8)
热度(29)

© 亭杳 | Powered by LOFTER